星屑の思い

=毛切/毛/モ||主同人,偶尔有原创||
站内所有内容除熟人和授权外,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wb@毛切苏打水||
主页内放有长期开放的提问箱,提问时请注明从lof发起提问||
头像lof@透明巢穴||封面lof@把毫无果断力的想法隐藏在纯白里

可能是因为真的很想念
但平时会放在记忆深处,想起来了就把他拿出来看看吧

2018-08-18

亲友说想看,所以写了(久违的)

那时候的父皇还没有病倒,哥哥们也都还在城内十分活跃,母后的眼神也还没有那么冰冷犀利。
夏季的午后又闷又热,穿梭于走廊的女仆们都在抱怨,刚晒出去的衣服和被褥可能又要收回来了。古鲁瓦尔多跑过时她们匆忙低头行礼,目送小王子远离后才敢开始她们的窃窃私语。不受欢迎的三王子又往后花园跑啦,前两天的换洗衬衫好像有奇怪的污渍啦,今天收到皇后把晚餐送到小王子房间的吩咐啦,七嘴八舌说个不停,不过即便是古鲁瓦尔多已经跑远,他也能猜个大概——他和家庭成员的关系话题不外乎就是这些东西,年幼的他也并不是不清楚议论者是否有恶意,反正这总比在议事厅和父皇说话的那些老骨头好多了。
有雷声从远处山区...

2018-08-18

【YGO/5ds|安提诺米中心】寂静行星

【去年送给团团的文】


    当那一抹耀眼的白光随游星一起消失时,黑洞里的光源只剩下三角鹰行驶擦出的火花。安提诺米已经听不见游星竭力的呼喊,这会儿他才留意到他的爱车已经发出刺耳的哀鸣;D轮内部最后一声爆裂声响过后,安提诺米能感觉到耳边的风停了下来,黑洞回归到它应有的寂静。

    该结束了吧?接下来是要在这个虚无里永远漂流,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消散成为这黑暗的一部分,安提诺米说不上来,反正对于世人来说他已经消失了,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地方。倦意猛然来袭,安提诺米重重地靠在座椅靠背上,合上了眼。他原本还挺担心Z-ONE...

2018-07-23

【捏造的经历】

第一次和母亲开口的时候,典明清楚看到母亲眼里有一丝恐慌闪过,但她很快镇定下来蹲在他面前,用安抚的口吻说道:典明,今天补习班先请个假,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孩子很想说他并没有生病,他看到的都是真的,但母亲已经去客厅打电话,他听见母亲和老师的通话内容,于是他站在走廊上低头发了会儿呆。典明又抬头看向身旁,说:「为什么妈妈看不见你?」身边出现的家伙像故事书里的妖怪一样,它漂浮在空中与典明的身高齐平,睁着金色双眼一动不动,浑身闪烁漂亮的绿色光芒。「像绿宝石一样……」典明的双眼也一样明亮起来,他伸手摸了摸宝石一般的家伙,却什么也没摸到,小手接触到的依然是十二月凉凉的空气。走廊有些冷,见母亲...

2018-07-17

古鲁瓦尔多生日快乐
谢谢你让我认识你

2018-07-13

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这里有一个原本稀松平常的周末,太阳白得像画纸,七月的风吹在身上烫得生痛。女孩儿在下午三点和友人准时在广场东门碰面,很快他们钻进商城里,舒适的冷气迅速将他们包裹起来。得救了,窒息感一扫而空。城里住户都有各自的空调房,在这该死的炎夏还能冒险穿过街道来消遣的人都是勇士,或者闲出焦虑的蘑菇人。女孩儿拉着友人跑到商场四楼,那儿有他们最喜欢的店,人也少得很,像是被按了静音键让他们倍感安心。友人问她那还不如待在家里打开网店,女孩儿说网店里店员和电波数据没有区别。

静音键被撤销了,天花板的喇叭里唱出呢喃般的配乐。楼层被排得密密麻麻,女孩儿和友人穿梭在橱窗、衣架和塑料假人组成的迷...

2018-06-14

盒子里是少得可怜的拼图碎片。玩家把盒子翻过来,碎片掉了一地,他以为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把这些纸块摊开来挑挑拣拣,一定能把原图拼凑出来。事实上是不行的,每个碎块的边缘都对不上,明显是数量不够。他再怎么用力把碎片粘连起来都没用,他需要找,把更多的碎片找来。不用拼出一个成图,哪怕能串成连贯的一条线,玩家就胜利了。

2018-06-14

大脑里有个牢子,不知道是谁在掌管,总之放人的时间全凭门锁的心情而定。你根本不知道到底它是心情好了就开还是心情差了就开,也许是极度愤怒的时候,也可能是放松愉悦的时候,还有可能是难过到世界上只剩下文字这一道具可以救人的时候。释放囚人之后囚人变成了掌控自己的神,一片空白的世界归神自己捏造和打理,成品交出去,有人拍手叫好有人将其骂入粪坑,不管怎样神爽到了;时间一到神又被关了进去,变回连门锁都打不开的平凡囚徒。

2018-06-14

【fgo|岩窟王】最后一站

懒得另外再发一次了

Edmond's Journey:

岩窟王/海黛+孔切塔/乡间、城镇

作者:星屑の思い

 

 

-涉及岩窟王英灵传承轶闻广播剧剧透

 

 

“吁——”

马车停在了市集土路旁的一个摊位面前,旁边仍有不少人皱眉侧身走过:驾车而来的大多是有钱大爷,就算是这样挡了路,一般商人敢怒不敢言。有人从车厢走了下来,墨绿的斗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下车还小心翼翼扶稳了小礼帽,而摊主仍能瞥见来人的模样,他看上去像是只有二十来岁,顶多三十。但他开口吩咐仆人的时候,那口吻听起来却有着和外貌不太相称的稳重和沧桑。

“把...

2018-05-26
1 / 15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