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苏打

站内全部内容禁止转载
微博@毛切苏打水,twi@レモンソーダ
那天他吐出最后一口青烟,把烟蒂细细的烧灭在他的黑炎里。
他说:我想看一看,你眼中的我到底是何种模样。
于是我开始写。

给菇的歌青,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请你有】

-

绿发青年抬着汗津津的手竖起拇指,背上是一个不鼓不瘪的行李包,墨绿色的防风外套和长裤把青年颀长的躯体与戈壁的紫外线和风沙彻底隔离;然而仍有一些碎发和沙尘随汗水沾在他的脸上,远远地看活像灰扑扑的仙人掌。

不,这样的比喻未免太失风雅。歌仙摇头把结语甩出脑海,在那青年的跟前停下车。“这条公路不那么容易搭到顺风车吧,嗯?”歌仙摇下车窗用英语说道,“去哪里?”

“谢谢啦。”青年打开车门把背包放在后座,自己则坐上了副驾座的位置。“我随便哪里都可以,你就当做是载了个会说话的座椅就行;到了合适的地方我会下车离开的,啊路费油费我也会好好付的哦?”

“你…...

活着就是为了你这个笑容
我的天……miya爸爸……

一个猜想,使者们

-

“参赛者们并没有死去,他们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回到一切最初的混沌之中,将他们恢复到原本的模样而已。”
“啊啊当然了,他们的笑容和热情也是相当迷人的,这番美景并不会失去,因为已经被我们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了呀!”
“可是他们唯独没有学会何为畏惧,这一点让我们很头疼。所以需要稍微教育一番。”
“你可不要代表我们!啊,失态了——可是在回归本源之前再多学一些也并不是坏事,对吧?”
“回归本源是为了能够创造出更适合这个宇宙的景象而已,为此感到荣幸吧!”
“最初的那位做得不好没关系,我们可以为他修正。”

喜多川鬼狐

只是个魔改……都认不出来这是鬼狐了

【凹凸世界】天使如是说

(一个想法……脑洞?)
-
“神使们把创世者的人偶投放到大地上,看他们肆意成长。他们从不担心人偶们会叛逆他们,因为人偶们做不到。
“人偶们是不知道这一层的,只知道自己和世界由神而生。于是人偶们开始繁衍下一代,再下一代,逐渐积累了力量,还有他们怀抱的‘希望’。跳脱神使的眼睛以外他们比人还要像人,他们懂得喜怒哀乐,明白什么是欢喜憎恶,懂得什么是怜悯冷漠。这些神使们无法拥有的东西每一样他们都学会了。
“而他们身上都拥有着七神使另一种没有的东西。某种成长积累的‘力量’,它随进化而来。人偶们进化了,吸收了来自大地的元力,这是高高在上的神使们不能直接获取的——他们不屑于接触肮脏的沃土。但是神使们又需要这个力量——...

【凹凸世界|瑞狐】杀死格瑞

现在他就端着一把枪。百人积分集中在他手上,弄来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不算什么。但是除了这把枪他也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鬼狐打从心底里明白自己是无法杀死格瑞的,无法战胜他这一事实自己早就清楚了。他也渴望战胜他,这是当然的。手里不管是假借他人的武器,还是这把再普通不过的手枪,只要他想,格瑞就能在他眼前步入鬼门关——鬼狐这么坚信着。伤口抵在格瑞的后脑勺(鬼狐不想看到他的脸),仿佛两者生来便是一体的——鬼狐扣下扳机,消音器里头“噗”的一声,沉闷如鬼狐夜夜埋在喉咙里憎恶的呻吟。硝烟飘着嘲笑的刺鼻气味,消散在空气里,落在格瑞的白发上。鬼狐知道现在格瑞的前额会多出一个暗红的深渊,懊悔会随他的脑浆和血液喷涌而出,但格...

岩窟之王与隆兹布鲁伯爵(?)让两个心头好换个衣服,意外的合适……但是伯爵生前的那套真是太麻烦了我这种渣糊不起(
直接用手机糊了一下,电脑色差太恶心了懒得弄(……)肉眼可见的耐心骤降 ​​

于她而言爱情的灵魂是难以体会的。不是说她曾经在爱情上受过多大的创伤,或是未曾品味过爱情的甘美所以对此无知。她实在理解不来身边人对于一段美妙感情经历的那种期盼和享受——或者说,放他人身上很懂,放她自己身上便不明白了。就像是巴蜀地区的人爱吃辣,她尚且知道辣的美味,但是她吃不得,不算害怕,不讨厌,但也喜欢不起来。她喜欢清淡的——没有爱情缠绕的生活在她的想象当中舒适而淡雅,不聒噪,不激烈,不甜腻。这样就好,她经常和友人说,这种舒适感我自己就能带给自己,何须麻烦别人?何况所谓适合自己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如果不是非常必要,那我不费这个功夫不也是一样活得舒服。友人常也回答:等你得到了一份理想的爱情时,你就不...

一只双箭头碰上之后的滑板车……伯爵咕哒子

这几天满脑子都是废料(

昨晚睡前想到的脑洞,懒得写成文直接这样发,姑且当做小零食吃吃就好

-

安徒生真是十分可爱,御主突然这么当面评价

被称赞的人没有肯定,但是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但是看上去很高兴,说着那小子又给我带了一壶咖啡过来,我请你喝一点,就真的给御主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借书结果不小心目睹全程的罗马尼表示安徒生先生还真是不抗拒这种赞美,可以说是有些不要脸了,结果被安徒生光炮轰出门

虽然就这个外表来讲“可爱”一词非常适用且恰当,但是伟大如安徒生被这样说多了果然还是会腻味,「现在的年轻人想象力太匮乏,要说赞美之词的话这种贫瘠的词汇量怎么能行,不可以,我要做个调查,说不定能成为新的一次人类观察实验,还能作为...

【Unlight|古鲁瓦尔多】洋馆人偶的废弃稿图书馆

一个想法,不一定对;可能一定不对

-


人偶把她的战士中唯一一位王子拉拽进屋子里,关好门,笑嘻嘻给他介绍了满桌的书。看,这些都是你的。

古鲁瓦尔多用鼻腔回答了她,翻看了两三页;他换了一本,又两页过去了;再随手摊开一本,他拎起来直接丢回桌面上,打了个呵欠。“它们都是我的回忆,我已经看腻了。”人偶歪头:“那也是你的。”古鲁瓦尔多像拎起那本书般把人偶提起离地面半条腿高,往沙发上一坐,人偶顺势被他横放在他大腿上,仿佛在撸一只会说人话的大猫。“我没有要丢弃它们的打算;我意思是我没有再特地去看的必要。”于是人偶开始讲,世上的名人大多有传记,它们大多不是当事人自己写的,后人热衷于为他们的...

#Unlight# 2017古鲁瓦尔多生贺图文企划“喜怒哀乐”开宣啦!!企划的详细规则和报名方式如图,企划网址仍在筹划中,相关的消息会在本博文不定时更新!欢迎各位报名参加!
企划主微博:毛切苏打水

【fgo】有酒今朝醉(上)

伯爵咕哒子成分
-

复仇者先生哼着在Master听来非常陌生的小曲儿,晃动手里的啤酒罐。少女说没想到他会喝这种对伯爵这一层身份来说或许毫无品味可言的饮品,而岩窟王只是鼻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非常模棱两可。
「这玩意儿喝起来就像水一样,甚至会很难喝。」
「一个没到合法喝酒年龄的小鬼哪儿来的评价,虽然我很同意你说的话。别看我,我也不会给你喝的,请你守法。」
Master嘟哝了什么,大抵是一句轻微的抱怨,不全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她说得没错,泛着淡淡麦香的啤酒闻上去很诱人,喝起来却相当乏味,岩窟王想。酒精浓度低,没有刺激的烧灼感;又没有果香抚慰味蕾,虽然喝是喝了,完全无法尽兴,岩窟王索性把这淡然无味的饮料当做...

© 柠檬苏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