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JO|茸布】Wish

=给冕冕 @cathology 的茸布;EOH妄想后续

现在是下午一点,布加拉提从房间退出来关上门,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的阳光被他挡在了房门外。乔鲁诺正在客厅里等候着,布加拉提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一同离开。乔鲁诺点点头,他们走出小屋,并细心上了门锁。
 “她会没问题的吧,布加拉提?”
 “嗯,我们只是在附近走走的话没事的。这些天特里休太累了,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我不会让人打扰到她的。我也有安排人手在周围盯梢,安心吧。”
 他们走过一道道街巷,路过一家餐馆时店主热情地向布加拉提招手,布加拉提也报以真诚的笑容说了声“午安”。
 “你和他认识?...

 

=摸鱼的花承,一点零碎的想法

花京院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成为所谓「背后灵」的一天,况且紧跟的对象还是承太郎。他记得这是他守在承太郎身后的第二个年头,而承太郎正面对他理应普通的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花京院坐在承太郎前方考生的椅背上,双臂支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看承太郎奋笔疾书的模样看得津津有味。旅途归来后承太郎仍未被撕去不良少年的标签,校服外套依然毫无规矩敞开着,学生帽也毛毛躁躁的。但花京院清楚真正的承太郎从来都和那些小混混不是一路人,他曾坐在课室的角落,窥听到学生们偶尔谈起楼下某个班级的空条同学,虽常有斗殴事件,却意外的并不以强欺弱,甚至成绩上是个优等生。花京院再也不需要从他人的话语勾勒承太郎的形象了...

 

我觉着十二月除了委托和更新以外也不会有更多要写的了吧就填了这个写手问卷惹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大一开始到现在有四年多了?但是真正有起色是这一年多的事捏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

挖了个承茸,还有个花波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承茸在填了,花波还没开始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不痛!我一向是慢热养老选手(你)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父与“子”》(FGO岩窟王中心)

《花京院典明的重生》(JOJO)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最后一站》(FGO岩窟...

 

【JOJO|承茸】黎明之海(04)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如果不是贺莉亲自把承太郎的相册翻开给乔鲁诺、眉飞色舞说着里面记载的往事,乔鲁诺很难将照片中乖巧温和的男孩与承太郎联系在一起。让他更吃惊的是,男孩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学小提琴。

“承太郎先生他……对音乐也有兴趣吗?”

贺莉歪头想了想。“你这可问倒我了呢……他说不上感不感兴趣吧?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受爸爸的影响?贞夫他——也就是我先生——是个音乐家嘛,以前还愿意长期待在家的日子里就会带承太郎接触各种乐器,你看,”贺莉指着承太郎五岁时的照片说,“这是他第一次摸到小提琴,却有模有...

 

【JO2】Her & Him

=如意约稿的二代夫妇,被允许公开发布了

=配合BGM→☆☆☆

(有字幕的BGM→☆☆☆


乔瑟夫想不起来自己从高空坠落后发生的事,回过神来时眼前是某个陌生船舱的天花板,腿伤痛得像有一万座沃卢卡诺火山同时喷发,而左臂的断面快失去知觉了。他大声叫嚷起来,好舒缓身上的疼痛感,太难受了,他从未在肉体上遭受过如此灾难。

“吵死了!哪有伤患像你这么蹦跶的,冷静点啦!你想到医院之前就失血过多而死吗?”

一个渔民打扮的小伙儿从舱门探出头来,给乔瑟夫更换新的绷带——他手臂上的已经被血水浸透了。

“噫,好痛!这是哪儿?”

“渔船啦,外国佬!天知道你为什么伤成这样,你摔下来的时候差点被我们的船撞上...

 

=花波

桌上摊开的书突然被一本小便签本盖住,花京院不满地抬头,波鲁那雷夫正散发热气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顺带了客房冰箱里的两罐啤酒。
「你洗完了?话说你这是做什么?」
「你看嘛,我写的对不对。」
「啊?」
花京院拿起便签本,上面用花体写了一行「Tenmei」。
「……你想问什么?」
波鲁那雷夫拉开易拉罐,气泡从开口喷出一些。「我在想嘛,你自我介绍时自称是Kakyoin Noriaki吧?可你好像每次入住酒店登记的名字都写的是Kakyouin Tenmei。为什么呢?你是有两个名字,还是在用伪名噢?」他把另一罐啤酒推过去,花京院说「我还未成年」拒绝了。
「没有用伪名的必要啊,我名字用这两个...

 

「承太郎,你听说过吗?」
承太郎用鼻子应了花京院一声,靠在客房的椅子里,头也没回,不停切换电视频道。波鲁那雷夫把本来埋在杂志里的脑袋抬起,好奇心把他的注意力从杂志模特身上移开了。
「什么什么?」
「就是那个啊,修学旅行会玩的那个,」花京院跃跃欲试,「我们不是还没到那个时候嘛,但我一直想这样玩玩看了。要来吗?」
「你在说什么啊花京院?」波鲁那雷夫一头雾水。
被点名的那位依然心不在焉按按钮,按到体育频道顿了一下,又继续换台。突然一个枕头砸中了承太郎的后脑勺,力道不软不硬。他的学生帽陡然歪向一旁,险些掉地上。
「……」
「波鲁那雷夫,我亲自示范了,看懂了吗?」
波鲁那雷夫用力摇头。「懂是懂了,可我不...

 

他落水了。
几秒钟过去后男孩才意识到自己被冰冷的河水包围,他想张嘴呼救,水却包裹着泥土腥味灌入嘴里。男孩吓得要哭出来,眼泪迅速淹没在河里,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本能驱动他的四肢拼命划动,好不容易离水面触手可及的地方,身体又下沉了些,仿佛有无形的水草正把他往遥远的水底拖去。男孩怕极了。
绿色的绳索从他手里冒出,噗地冲出河面,一阵拉拽感传到他手臂上。男孩知道是他的伙伴在救他,他就知道,伙伴从未抛弃他,它总是出现在他身旁不是吗?没过多久男孩终于再一次看到天空,水呛得他直咳嗽,耳朵里也嗡嗡响。绿绳牢牢捆住岸边的栏杆,只要男孩用力的话,他就可以上岸得救了。
「啊!」
这一次脚腕真的被什么绑起来了。这不可能...

 

【JOJO】花京院典明的重生

=没有cp
 请配合BGM→【リユニオン-RADWIMPS】

(阅读过程可能会感到有些压抑,请注意)

当时花京院典明的遗体被安全送回到日本,乔瑟夫来到花京院夫妇的住址,等待开门时忐忑不安。他让承太郎跟在身边,这样至少能多个人更好地解释,为什么对方的儿子跟他们一同出行后,并不是活着回来的。祖孙俩在客厅里小心翼翼说明了典明跟随他们一行人到埃及的来龙去脉,这是个相当煎熬的过程,花京院先生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嘴唇抿得很紧,夫人在外头来回走动,直到她听见儿子重伤而死的结论,扑通一声跪在玄关,放声哭嚎起来。
 乔瑟夫不敢细说典明的死状,对他们来说这太残忍了。
 谈话终于结...

 

=一点点猜想

「花京院君,不如今天就留下来吧?」
「咦?」
坐在地上的花京院抬头看向跟他说话的贺莉,有点不知所措。「留下来?」
「对呀!反正也快到傍晚了,干脆在这儿吃晚饭过夜怎么样?而且你衣服上的血迹也不想被家人看到担心吧?」贺莉挨在会客室门边,笑眯眯说道,「等下我把承太郎以前穿的衣服借你,你的衣服就给我拿去洗干净好了。你身上也还有伤,暂时不要有过多运动量比较好哦!」
花京院支支吾吾:「怎、么能……麻烦到您……」
「没事呀!而且,」贺莉把手挡在嘴边,压低了声音,「承太郎很少有同学来家里玩呢。你就当做是我这不成熟的大人的强行邀请吧?」
贺莉的热情写满在脸上,花京院想,再推托好像不讲道理的反而是...

 

他也不晓得手里什么时候拿到一瓶肥皂水的,还亲切又天真烂漫地配了个带把手的塑料圈。闲来无事,吹一会儿泡泡当做消遣吧?这里没有风,脆弱的球体脱离禁锢后在空中漂浮着不动了,他吹了吹,有些爆裂成水珠,有些懒洋洋又向前应付式飞了飞。他想,这些泡沫有没有办法越过云端,到他老友身边去呢?当时只来得及给对方留下鲜红的一个,好像太残忍了些,但泡沫应当和他老友的人生一般多彩又绚丽。什么时候这些彩泡泡们能替他捎上一句「谢谢」来到友人身旁呢?


 

【JOJO|承茸】黎明之海(03)

【Chapter1】

【Chapter2】


=最近有点卡文……


Chapter 3.


果然还是会引起误会。被调查过的对象唐突造访想不起疑心也难,但乔鲁诺明白自己没有见不得人的意图,他坐直了身子,开口回答时声音也干脆明亮。

“直截了当说的话,我是想来询问与我生父DIO有关的事而已,我想了解他。如果无法信任我的话,我可以详细说明缘由,”说着他拿出另一封信,“以及,这是波鲁那雷夫先生的信,他本人现在在意大利,您大可派人去查证。”

承太郎接过信件时仍目不转睛看向乔鲁诺,毫不动容,似乎对乔鲁诺的每一句话都不感到意外。“不是现在。还有,你果然和他所说的一样。”

“...

 

【JOJO|承茸】黎明之海(02)

=节奏比较慢热

【Chapter1】


Chapter 2.


“乔鲁诺?是你吧?你到了?”

“嗯,我在机场打来的,等下就出发去空条家。”

机场有些吵,跨海电话信号也不太好,听筒里米斯达的声音显得有些不真实。

“你真的要去找那什么……Kujo?那个连见都没见过的人?即使是波鲁那雷夫先生的熟人,对立而言还是很陌生的哎。他还派人来调查过你喔?”

“是啊,”乔鲁诺笑了,“我也调查过他,这样算扯平了吧?我想要知道关于我父亲的真相,不积极点不行啊。”

“说真的你现在就买机票回来还来得及……不过算啦。是你的话大概没什么问题。要小心点乔鲁诺。”

米斯达好像有点担心过头了。乔...

 

【JO3青年组】先生,请打开您的菜单

 【没有cp向】

=EOH结局前提下的一个沙雕小日常,角色崩坏注意


承太郎打了个喷嚏。

虽然已经入秋,但承太郎自认为身体素质不会很差,感冒是不可能的,虽然不是很愿意相信诅咒之类的瞎话,不过绝对是有什么要发生的先兆。

老妈总是在家里说什么心灵感应之类的,大概是这种东西吧。

今天承太郎没有翘课,不如说从埃及回来复学之后他也很少干翘课这种事了,现在是正常的放学时间,待过图书室写完功课,又在书店买了点需要的参考书后,走在回家路上已经快到下午五点半了。来到巷口,距离家门还有几十米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很大声喊了句。

“哟!太郎!”

以这样外国口音秀日语...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