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の思い

=毛切/毛/モ||主同人,偶尔有原创||
站内所有内容除熟人和授权外,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wb@毛切苏打水||
主页内放有长期开放的提问箱,提问时请注明从lof发起提问||
头像lof@透明巢穴||封面lof@把毫无果断力的想法隐藏在纯白里

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这里有一个原本稀松平常的周末,太阳白得像画纸,七月的风吹在身上烫得生痛。女孩儿在下午三点和友人准时在广场东门碰面,很快他们钻进商城里,舒适的冷气迅速将他们包裹起来。得救了,窒息感一扫而空。城里住户都有各自的空调房,在这该死的炎夏还能冒险穿过街道来消遣的人都是勇士,或者闲出焦虑的蘑菇人。女孩儿拉着友人跑到商场四楼,那儿有他们最喜欢的店,人也少得很,像是被按了静音键让他们倍感安心。友人问她那还不如待在家里打开网店,女孩儿说网店里店员和电波数据没有区别。

静音键被撤销了,天花板的喇叭里唱出呢喃般的配乐。楼层被排得密密麻麻,女孩儿和友人穿梭在橱窗、衣架和塑料假人组成的迷...

盒子里是少得可怜的拼图碎片。玩家把盒子翻过来,碎片掉了一地,他以为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把这些纸块摊开来挑挑拣拣,一定能把原图拼凑出来。事实上是不行的,每个碎块的边缘都对不上,明显是数量不够。他再怎么用力把碎片粘连起来都没用,他需要找,把更多的碎片找来。不用拼出一个成图,哪怕能串成连贯的一条线,玩家就胜利了。

大脑里有个牢子,不知道是谁在掌管,总之放人的时间全凭门锁的心情而定。你根本不知道到底它是心情好了就开还是心情差了就开,也许是极度愤怒的时候,也可能是放松愉悦的时候,还有可能是难过到世界上只剩下文字这一道具可以救人的时候。释放囚人之后囚人变成了掌控自己的神,一片空白的世界归神自己捏造和打理,成品交出去,有人拍手叫好有人将其骂入粪坑,不管怎样神爽到了;时间一到神又被关了进去,变回连门锁都打不开的平凡囚徒。

【fgo|岩窟王】最后一站

懒得另外再发一次了

Edmond's Journey:

岩窟王/海黛+孔切塔/乡间、城镇

作者:星屑の思い

 

 

-涉及岩窟王英灵传承轶闻广播剧剧透

 

 

“吁——”

马车停在了市集土路旁的一个摊位面前,旁边仍有不少人皱眉侧身走过:驾车而来的大多是有钱大爷,就算是这样挡了路,一般商人敢怒不敢言。有人从车厢走了下来,墨绿的斗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下车还小心翼翼扶稳了小礼帽,而摊主仍能瞥见来人的模样,他看上去像是只有二十来岁,顶多三十。但他开口吩咐仆人的时候,那口吻听起来却有着和外貌不太相称的稳重和沧桑。

“把...

fgo岩窟王中心企划《Edmond's Journey》稿件公开!

主页及作品走这里→

非常抱歉的是规模真的很小orz

感谢各位的参与和观赏!


可以的话请配合BGM食用!

【忘却本职工作】

ooc,ooc,你俩是谁

-

猎人登上了船,尽管并没有人邀请他。他用不着担心被人发现,夜深了,甲板上只有望风的几个水手,而他走在船舱投下的阴影里。就算被发现了,猎人也有自信全身而退,腰间可是挂上了他的爱刀呢。他踩着从舷窗透进来的月光靠近船长室,门微微开了一条缝,猎人依稀看到里头摇曳的烛火。
「请进,」猎人听见船长说,「我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你可从未这样不守时过,猎人先生。」
露骨的邀请反而让猎人站在原地,他隔门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是我,神代船长——或者喊你纳修?那可笑的通缉令上是这么写的。」
「噢……虽说随你喜欢就好,但神代是你所熟悉的那个我,而纳修对你而言是陌生人。」
船长似乎也不喜欢与猎人面对面...


26℃了也不舍得换的棉被/不断更新的梦剧场/行走的诗人独行侠


少年呆坐在病床上,术后麻醉效果还有残留,教练喊了他几遍才有反应。教练告诉他,医生吩咐他必须休养至少三个月,训练必定是会落下了。少年两眼静如死水,隔着绷带抚摸伤腿,呜咽声被他压在喉咙深处。教练又说,你倒是不用怕,教务处那边特别允许你休学,来年回到学校再继续就可以了。队友们都说等你回去。你还年轻,也很优秀,只是等个一年不会有大损失,反而会是好事。你可以反思为什么这次会受伤,可以想想新计划,可以趁现在放松心情。这个学期比赛太多,课业训练你都忙不过来,现在调整身心是最好不过了。不要急,年轻人。少年抿嘴不说话,用力点头,泪水在眼眶里打滚了一阵,最终没有落下。但他双眸里重新有了光。

2018岩窟王(fgo)中心企划“Edmond's Journey”开宣!

企划详细规则如图,企划页面→Edmond's Journey

欢迎各位参与!!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边问的姑且在这里回答了
虽然很抱歉,但其实去年十二月的时候也提到过,我不会再写关于ul的文段了,除了实际上已经没有任何我认为合适去写的脑洞以外,也是对这个曾经很喜欢的坑没有想法了,姑且算是退坑了

也谢谢曾经喜欢过我写的古鲁的各位><

质问箱←虽然pc页面也有但是客户端或许看不到,捞一下放这里……会有人问吗(?)

提问时请务必告诉我是lof这边还是wb那边发起的提问,不然我也不知道往哪里放回答【……】

除了涉及隐私的问题基本上什么都可以问,不定时开放点梗

【fgo|岩窟王】父与“子”

一八一四年,马赛港。

有两位穿着显然与码头上的人群格格不入的少女,站立在一处商铺橱窗前在等着什么人,其中一位更是因为手持的盾牌和贴身盔甲引人注目,她把脸藏在这巨大的盾牌后边,有些手足无措;旁边的另一位则身着黑色斗篷,不停朝通往市内的街道望去,看上去十分焦急。

 “前辈……”

 “再等一等,玛修,他说很快就回来的,毕竟他很熟悉这个地方。不过当初就应该拜托达芬奇亲多准备一套适合战斗但又像常服的套装给你才是……谁能想到转移途中坐标会偏离成这样,直接来到这种人来人往的海港上嘛!”

斗篷少女的脚尖时不时点着地面,似乎再过一会儿就要带着被她称作玛修的女孩离开这里,自己去找她...

I lost you to the summer wind.

(质问箱有人问我看到这句话能想到什么片段……结果不单只不是片段,甚至还有点跑题……)


第1天。

海岸线边上的公路盘山而下,夏季的高温使沥青路上飘起层层热浪。海风吹过,一个男人站在缓坡上伸出手。

「需要帮助吗?」

女人在他身前停车,摇下车窗。「如果是要乘车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有劳。」

门开了,男人上了车。女人没有把车窗关上;即使是这样炎热的夏日,她仍然因为享受海风而感到快乐。

「先生要去哪里?」

「该下车的地方我会下车的。」

「是吗?那我开慢点,」女人没有因为这种模糊的说法而恼怒或是怀疑,记速表的指针往回倒了一些,「你是要去哪里工作吗?」

「不,我的工作就...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