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2017/8/9 8  

【原创】赴死的梦

713企划稿,企划完结撒花——
企划地址http://weibo.com/u/6224099808
【请配合透的一起阅读→走这里

1.
“我叫松田真理亚,一个不太起眼的女大学生,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就能毕业进入社会工作……本应是这样的。”
她咽了口唾沫,压下某种涌动的情绪继续说下去。
“现在是X年Y月Z日,中午12点整,我们在……曾经是池袋公园的废墟上做最后的搜寻。”
真理亚不知道自己在对谁说着这些信息,至少在她避过队伍来到公园破败的喷水池边上前,拿出只剩30%电量的手机按下录音键,背着手把手机藏在身后。也许自己是在瞒着什么人做这种录音工作,但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来自异世界某种的不可抗...

 

给菇的歌青,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请你有】

-

绿发青年抬着汗津津的手竖起拇指,背上是一个不鼓不瘪的行李包,墨绿色的防风外套和长裤把青年颀长的躯体与戈壁的紫外线和风沙彻底隔离;然而仍有一些碎发和沙尘随汗水沾在他的脸上,远远地看活像灰扑扑的仙人掌。

不,这样的比喻未免太失风雅。歌仙摇头把结语甩出脑海,在那青年的跟前停下车。“这条公路不那么容易搭到顺风车吧,嗯?”歌仙摇下车窗用英语说道,“去哪里?”

“谢谢啦。”青年打开车门把背包放在后座,自己则坐上了副驾座的位置。“我随便哪里都可以,你就当做是载了个会说话的座椅就行;到了合适的地方我会下车离开的,啊路费油费我也会好好付的哦?”

“你…...

 

一个猜想,使者们

-

“参赛者们并没有死去,他们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回到一切最初的混沌之中,将他们恢复到原本的模样而已。”
“啊啊当然了,他们的笑容和热情也是相当迷人的,这番美景并不会失去,因为已经被我们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了呀!”
“可是他们唯独没有学会何为畏惧,这一点让我们很头疼。所以需要稍微教育一番。”
“你可不要代表我们!啊,失态了——可是在回归本源之前再多学一些也并不是坏事,对吧?”
“回归本源是为了能够创造出更适合这个宇宙的景象而已,为此感到荣幸吧!”
“最初的那位做得不好没关系,我们可以为他修正。”

 

【凹凸世界】天使如是说

(一个想法……脑洞?)
-
“神使们把创世者的人偶投放到大地上,看他们肆意成长。他们从不担心人偶们会叛逆他们,因为人偶们做不到。
“人偶们是不知道这一层的,只知道自己和世界由神而生。于是人偶们开始繁衍下一代,再下一代,逐渐积累了力量,还有他们怀抱的‘希望’。跳脱神使的眼睛以外他们比人还要像人,他们懂得喜怒哀乐,明白什么是欢喜憎恶,懂得什么是怜悯冷漠。这些神使们无法拥有的东西每一样他们都学会了。
“而他们身上都拥有着七神使另一种没有的东西。某种成长积累的‘力量’,它随进化而来。人偶们进化了,吸收了来自大地的元力,这是高高在上的神使们不能直接获取的——他们不屑于接触肮脏的沃土。但是神使们又需要这个力量——...

 

【凹凸世界|瑞狐】杀死格瑞

现在他就端着一把枪。百人积分集中在他手上,弄来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不算什么。但是除了这把枪他也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鬼狐打从心底里明白自己是无法杀死格瑞的,无法战胜他这一事实自己早就清楚了。他也渴望战胜他,这是当然的。手里不管是假借他人的武器,还是这把再普通不过的手枪,只要他想,格瑞就能在他眼前步入鬼门关——鬼狐这么坚信着。伤口抵在格瑞的后脑勺(鬼狐不想看到他的脸),仿佛两者生来便是一体的——鬼狐扣下扳机,消音器里头“噗”的一声,沉闷如鬼狐夜夜埋在喉咙里憎恶的呻吟。硝烟飘着嘲笑的刺鼻气味,消散在空气里,落在格瑞的白发上。鬼狐知道现在格瑞的前额会多出一个暗红的深渊,懊悔会随他的脑浆和血液喷涌而出,但格...

 

于她而言爱情的灵魂是难以体会的。不是说她曾经在爱情上受过多大的创伤,或是未曾品味过爱情的甘美所以对此无知。她实在理解不来身边人对于一段美妙感情经历的那种期盼和享受——或者说,放他人身上很懂,放她自己身上便不明白了。就像是巴蜀地区的人爱吃辣,她尚且知道辣的美味,但是她吃不得,不算害怕,不讨厌,但也喜欢不起来。她喜欢清淡的——没有爱情缠绕的生活在她的想象当中舒适而淡雅,不聒噪,不激烈,不甜腻。这样就好,她经常和友人说,这种舒适感我自己就能带给自己,何须麻烦别人?何况所谓适合自己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如果不是非常必要,那我不费这个功夫不也是一样活得舒服。友人常也回答:等你得到了一份理想的爱情时,你就不...

 

昨晚睡前想到的脑洞,懒得写成文直接这样发,姑且当做小零食吃吃就好

-

安徒生真是十分可爱,御主突然这么当面评价

被称赞的人没有肯定,但是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但是看上去很高兴,说着那小子又给我带了一壶咖啡过来,我请你喝一点,就真的给御主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借书结果不小心目睹全程的罗马尼表示安徒生先生还真是不抗拒这种赞美,可以说是有些不要脸了,结果被安徒生光炮轰出门

虽然就这个外表来讲“可爱”一词非常适用且恰当,但是伟大如安徒生被这样说多了果然还是会腻味,「现在的年轻人想象力太匮乏,要说赞美之词的话这种贫瘠的词汇量怎么能行,不可以,我要做个调查,说不定能成为新的一次人类观察实验,还能作为...

 

【fgo】有酒今朝醉(上)

伯爵咕哒子成分
-

复仇者先生哼着在Master听来非常陌生的小曲儿,晃动手里的啤酒罐。少女说没想到他会喝这种对伯爵这一层身份来说或许毫无品味可言的饮品,而岩窟王只是鼻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非常模棱两可。
「这玩意儿喝起来就像水一样,甚至会很难喝。」
「一个没到合法喝酒年龄的小鬼哪儿来的评价,虽然我很同意你说的话。别看我,我也不会给你喝的,请你守法。」
Master嘟哝了什么,大抵是一句轻微的抱怨,不全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她说得没错,泛着淡淡麦香的啤酒闻上去很诱人,喝起来却相当乏味,岩窟王想。酒精浓度低,没有刺激的烧灼感;又没有果香抚慰味蕾,虽然喝是喝了,完全无法尽兴,岩窟王索性把这淡然无味的饮料当做...

 

有时候歌仙兼定不太明白天羽对他的那种过分热情。虽然并不是说她有多粘人,或者不像那些看到偶像就双眼发光的狂热粉丝,但是他很明确的了解,只要有机会,条件允许,天羽在任何人面前都能毫不掩饰地体现她对这位初始刀兼近侍的赞许,以及无限信任。歌仙也劝过天羽很多次,“你学会越来越稳重了是好事,但是我可不记得有教过你过度吹嘘”,然而天羽每次的回答都是:“抱歉,唯独这一点我学不会,先生你就放过我吧。”

他能怎么办呢?不过也无伤大雅,随她去吧。


 
2017/5/6    

【fgo】愚者汉斯

-

隔着带有咖啡香的空气,安徒生听见了两声轻叹。
“你们有意见的话可以放下我的书不看了,然后喝你们的咖啡,或者为了你们的san值离开这里。”
虽说如此,安徒生也并没有动起来将来客扫地出门,一是他放不下还在写的《美人鱼Ⅲ》的结局(盾兵女孩给他的死线快到了),二来他懒得动。玛修和岩窟王半小时前端来了鲜煮咖啡请他享用,安徒生忙着敲键盘,模糊不清哼唧一声算是应答,等他听见叹息声再次抬头,手边恭敬等着的褐色液体已经凉透,而来人都坐在书架前的懒人沙发看书,孝敬他的咖啡壶也被他们自己喝去一半。
“你们又在看哪篇?洗衣妇?锡兵?”
安徒生认得他们手里的是他本人写的童话集。他们就不能看看我别的作品吗,我的新作就在放童...

 

伯爵和伯爵唠唠嗑(……?)希望能明白我说了啥
不是cp向,也不要脑补成cp,拜托了
-
他问那个男人。
“痛快吗?”
“哈哈哈哈哈!!当然痛快,能亲手了结自己的仇恨,能有比这还要大快人心的事吗!”
他摇摇头,“事情没结束,我们都还没有做完。”
男人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那可不是我。我可是一心希望能做得彻彻底底的,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说到底你是个渴望得到拯救的懦弱的人,而我,要是可以让我取代你的位置,我绝对能够把复仇的初心贯彻到底。哈!不管是自我拯救还是别人对我的这一企图,说穿了都是和我相距千里的事,于我是不可能的,你有既定结局,我没有。”
他很吃惊地偏了头,一向有些嘶哑的声线也忍不住上扬了些:“你没有既定结...

 

没有人产那我自己来
还没有听到CD,随便写写
-
“海黛,我的孩子,到我这儿来。”
被呼唤的少女凭空从他的头顶上方出现;她趴在他的肩头,葱白的指尖滑过男人线条硬朗的下巴,嗤嗤地笑。
“您又把我当做女儿叫唤了,伯爵大人。现在的您分明看上去和我年纪相差无几。”
“我的心早就和沧桑的看着没什么区别了,不过也就只有你能让我这颗枯竭的心再次年轻起来。”
岩窟王抚上那双小巧的手,海黛轻飘飘又浮在他跟前,任他揉乱了一头长发。
“伯爵大人您可比小孩子还淘气。”
“哈哈哈!现在的我可以无拘无束地享受快乐,不自觉就想放肆一些。”他屈起手指给海黛乱糟糟的卷发重新梳理一番,肌肉记忆保存了多年前的习惯,做起来他得心应手。
“现在的您还要辅...

 

一些胡言乱语,一次无光和飞狗伯爵的尝试
-
这是哪里?
这是无光的世界,水手先生。生前抱憾的战士才会被圣女大人召唤至此,你需要找到种种碎片,拼凑出自己的记忆和人生,才能获得重生的机会。要说在哪里找,怎么找的话,就由我来引导你,你可以称呼我为引导者。
我可不曾记得我因为什么、是何时、在哪里死去——我可怜的父亲呢?梅尔塞苔丝也还在等我!
我并不比你知道得多,你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什么你会被圣女从“你的世界”破格召唤过来?不,也许是因为你和来到这里的其他人一样,灵魂是特别的。你的双眼闪着不愿就这样死去的光。
我不明白。不过只要我跟着你的引导就可以了吧?找回我的记忆就能回去了吗?
嗯,本应是这样没错。你还记得你的名...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