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凹凸世界|瑞狐】杀死格瑞

现在他就端着一把枪。百人积分集中在他手上,弄来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不算什么。但是除了这把枪他也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鬼狐打从心底里明白自己是无法杀死格瑞的,无法战胜他这一事实自己早就清楚了。他也渴望战胜他,这是当然的。手里不管是假借他人的武器,还是这把再普通不过的手枪,只要他想,格瑞就能在他眼前步入鬼门关——鬼狐这么坚信着。伤口抵在格瑞的后脑勺(鬼狐不想看到他的脸),仿佛两者生来便是一体的——鬼狐扣下扳机,消音器里头“噗”的一声,沉闷如鬼狐夜夜埋在喉咙里憎恶的呻吟。硝烟飘着嘲笑的刺鼻气味,消散在空气里,落在格瑞的白发上。鬼狐知道现在格瑞的前额会多出一个暗红的深渊,懊悔会随他的脑浆和血液喷涌而出,但格瑞本人会来不及看。接下来格瑞应当向前扑倒在地;往后躺也不错,这样鬼狐便可以将他扶起,亲手把格瑞埋在丛林深处,姑且赏他一个安息的机会——如果林中怪物不刨开泥土打扰他长眠的话。但是已经死去的格瑞转过身,鬼狐在惊叫之前看到了格瑞那张冷如寒冰湖的脸,那个仿佛要将自己吸入的暗红色深渊,还有那傲慢得令他作呕的眼神。
“——。”
他听见了格瑞微弱的呼喊声,那是鬼狐的名字。脑海中的杀人演习已经结束,鬼狐睁开眼,自己仍结结实实跪在地上,不远处是累倒了的金和凯莉。格瑞站在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而鬼狐手里空空如也;脸上被金揍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但远不及格瑞的目光让他感觉到的那般痛彻骨髓。
“我是凶手,杀了我吧。”
“求死对你来说到底是一种抵抗还是放弃?”
明明格瑞受了更多的伤,却站得稳当;倒像是刚才每一记重击都打在鬼狐自己身上,他站不起来。鬼狐可能彻底明白自己和格瑞的差别在哪里,力量上他已经不输于格瑞,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触及他笔直而高傲的背影。格瑞当然有高傲的资本。
鬼狐想爬起来,但已经没有力气了。格瑞伸出手不冷不热地问:“还需要借力吗?”鬼狐想,我正是厌恶你这一点。我也憧憬着你这一点。死去的格瑞是我脑海里那个不堪一击的虚像真是再好不过,如果你真是那般不堪一击的话,我这么大费周章又有什么意义呢?

评论(1)
热度(49)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