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给菇的歌青,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请你有】

-

绿发青年抬着汗津津的手竖起拇指,背上是一个不鼓不瘪的行李包,墨绿色的防风外套和长裤把青年颀长的躯体与戈壁的紫外线和风沙彻底隔离;然而仍有一些碎发和沙尘随汗水沾在他的脸上,远远地看活像灰扑扑的仙人掌。

不,这样的比喻未免太失风雅。歌仙摇头把结语甩出脑海,在那青年的跟前停下车。“这条公路不那么容易搭到顺风车吧,嗯?”歌仙摇下车窗用英语说道,“去哪里?”

“谢谢啦。”青年打开车门把背包放在后座,自己则坐上了副驾座的位置。“我随便哪里都可以,你就当做是载了个会说话的座椅就行;到了合适的地方我会下车离开的,啊路费油费我也会好好付的哦?”

“你……在这儿等了多久?”

歌仙兼定从储物格掏出一瓶水丢给了青年,等对方细细擦净脸饮水解渴,似乎并不急着出发。

“有好几天了吧,本来也在后边那个汽车旅馆里住了有半个月,我这种没有确定目的地的人恐怕被司机们当做可疑分子了呢?”

“像是形迹可疑的公路强盗?”歌仙顺着话头接了下来。旁边的人笑了(他一直都在微笑着,歌仙想,但这轻盈的笑声可真是不错),他从风衣口袋翻出橡皮筋盘起青绿的马尾,丝毫没有感受到被冒犯了的样子:“万一我是呢?这条公路活人太孤独,游魂倒是热闹一些。”

“你尽管试试看呗?”

青年笑得更欢了,摘下手套伸出了手,道出一口流利的日语:“笑面青江。这名字听起来有点奇怪,你叫我青江也可以。”

歌仙愣了愣,他觉得“笑容是有传染性的”这句话很是有道理。他同样用母语回答:“歌仙兼定。”

一拍即合的旅伴真难得。歌仙不慢不紧地发动车子,扭开播音机,喇叭欢快地唱:“I was crowned with a spike right thru my head.”

“滚石?”青江挑眉,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我以为你的话会是德彪西之类的。”

“我确实也爱听德彪西;只要是好曲子我都爱听,冷的热的,稀奇的正常的,都有。”

青江那玩味的眼神盯得歌仙略不自在,却不嫌烦。新旅伴很快换了别的话题,他算不上滔滔不绝,但很懂如何调节气氛来舒缓驾驶疲劳,收放自如,确是一个理想的同行者。

歌仙抿了抿唇。找了大半个内华达州终究是碰见了,不亏。


评论(4)
热度(11)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