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在企划可以公开之前疯狂焦虑填问卷【跪】


1-所有正文+练笔的段子,一共88307……还行吧【……】

2-说来你也不信,竟然竟然是瑞狐【不过今年也确实很少写CP向了】

3-《静海曲流》(谢谢粥的启发!!)和《胜者的第一个故事》(这个是企划文)

4-

“终有一天我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学业、工作、婚姻、其他的生老病死而分开,你有你的路可走,我的那点心思不能成为你的绊脚石。你太好了,影山,我不忍心因为我而拦住了你。”

过长的告白让花泽认为自己变得陌生起来,他甚至很想借用茂夫的能力让时间倒退那么两分钟,并且选择继续闭嘴而不是说这些有的没的,这样就不会像现在那样脸上发烫,还要不知道目光到底应该放哪里才合适。到底还只是个年轻气盛的毛头小子,趁着气势说完这番话才知道后悔,量自己再脸皮厚再聪明的脑瓜子,也变得不知如何是好。

“约翰对我来说是……除了家人以外最为信赖和依赖的对象,”茂夫转过头,侧脸枕在双膝上直直看着花泽的双眼。“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我可不可以提出一个新的请求?”

“什么?”

“让我做你的约翰?”

“……”花泽以为自己听错了,用力甩了甩头,“哈啊?”

“我的意思是,呃……好像表达得不太对,但是我这么讲你应该明白: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快就答应和你一起住?”

5-

他眼前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黑,耳边响起电流游过的声音。怕摔倒的他伸出双臂,期盼手掌能触碰一些什么为自己找到踏实感,却又害怕摸到令他颤抖的未知物。他重新变回了那个无法哭泣的孩子,徒劳地在黑暗中抓挠,可他抓住的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片。

可恨极了,他看不见那纸片是什么模样,只懂得把它用力撕开两片,四片,八片,直至它化为碎末。他的呜咽只有一位听众,那就是他自己。

那电流声逐渐拼凑成完整的语句,它一点点被放大至他难以忍受的响度,告诉他「你输了」,告诉他「你永远逃不出这里」。

「不——」

可喜可贺,他回到了熟悉又冰冷的房间,睡衣被汗水浸透;角落里的机械滋滋响,大约是在待机状态。

梦醒了;天亮了。

6-

今年夏天的时候古鲁瓦尔多结束了堆积在手上的工作,难得回到了国内。玛尔菈认为他在职场上受到同事潜移默化的影响,竟然也会记得要回家庆生——她以为只有洛斐恩才会让他想起来回家这件事。古鲁瓦尔多没有反驳,放好行李后去了墓园一趟为洛斐恩扫墓。夏季特有的骤雨迫使他提前回到隆兹布鲁宅邸,为了躲过玛尔菈的询问(倒不是不能说为什么突然又出了门,只是被问到会觉得麻烦)他打算从后花园角落里的那扇小门进来——这个地方只有他才会常常造访。他路过一丛矮灌木,从余光里发现本应熟悉的景象多了一丝新鲜的味道,古鲁瓦尔多回头一看,已经长满青苔的小土堆上摆了几支已经干瘪的百合花,应该是被谁放了有好几天了。

“啊!”佣人的惊叫在身后传来,她认出闯入后花园的是隆兹布鲁家的三儿子后才喘着气冷静下来。“您……您吓我一跳……”

 “这个是你放的吗?” 古鲁瓦尔多看了一眼佣人手里捧着的鲜花。

“您说这个吗?那、那个,是之前那位老先生的吩咐。自从您外出学习工作,老先生每隔一段时间就在这个,呃,小墓地放鲜花作为纪念,他病重之后就转而拜托我们来放……说是希望一直将这个延续下去。”

“给我吧。”

佣人递过花束后便匆匆离开了。古鲁瓦尔多把干枯的那一束百合作为新的养分埋进了土里,新的则被他轻放在土堆上。雨后的凉风穿过花园里的枝叶间,他似乎能听见风声带来了十余年前那位老人主动向他说出的第一句问候。

7-

致古鲁瓦尔多:

我相信你在那边一切都好。你我都是不太喜欢多说客套话的人,所以让我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吧。

几十余年来我带出来的学生数以百计,每一个我所认可的学生都有各自的闪光之处,你也不例外。但比起师生关系,我更愿意把我和你之间的关系称为“友谊”。这对你来说或许不太能理解(可能从一开始你就觉得疑惑了),从你父母的描述来说当年的你应当是让人不省心的孩子,“难以管教”,但我对此抱有怀疑。

……

最后我有些事情要拜托你:书桌的第三格抽屉里放了我最后整理出来的研究成果,那些笔记本和记忆盘存放了我这一生积累的心血,我希望你能够和那两位把写封信交给你的前辈一起,替我进行再一次的确认和修改,然后将它们公之于众;而在那之前你可以尽情吸收当中所包含的内容,让它们成为你那聪明的脑袋的一部分。我相信你能够做好这一切。

祝安好。

你的挚友

洛斐恩

8-太多了,一点点来填土(………………………………………………)

9-没有!!!先填坑!!!!!!!!

10-谢谢你们愿意看我写的东西!!!!


 
评论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