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JO3青年组】先生,请打开您的菜单

 【没有cp向】

=EOH结局前提下的一个沙雕小日常,角色崩坏注意

 

 

承太郎打了个喷嚏。

虽然已经入秋,但承太郎自认为身体素质不会很差,感冒是不可能的,虽然不是很愿意相信诅咒之类的瞎话,不过绝对是有什么要发生的先兆。

老妈总是在家里说什么心灵感应之类的,大概是这种东西吧。

今天承太郎没有翘课,不如说从埃及回来复学之后他也很少干翘课这种事了,现在是正常的放学时间,待过图书室写完功课,又在书店买了点需要的参考书后,走在回家路上已经快到下午五点半了。来到巷口,距离家门还有几十米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很大声喊了句。

“哟!太郎!”

以这样外国口音秀日语谐音梗喊承太郎的,除了老爷子和波鲁那雷夫,承太郎想不到还有谁会这样干。他一抬头,果然那位熟悉的银发法国人正靠在他家门前朝他挥手。

“好吵,你小声点。”

“诶嘿!因为好久没见嘛,稍微兴奋了点。”

两人就这样在门前碰头了。承太郎打赌那个喷嚏和波鲁那雷夫有关系。

“你怎么在这里啊?”

如果不是和承太郎熟悉的人一定会觉得他这样说很失礼,但波鲁那雷夫作为曾经和他出生入死的好伙伴,他知道承太郎的意思是“为什么这种时间特地从法国跑过来了”。

“我最近开始到处旅行了,毕竟以前没有像这样保持愉快心情到处逛的机会嘛。漫画取材?类似这样的目的?”

承太郎才想起来波鲁那雷夫确实有提到过想画漫画的心愿,这家伙没问题吗?没问题吧。旅行题材的漫画什么的应该会很受欢迎,如果波鲁那雷夫成功了他也许会买一本捧捧场。

“恰好路过日本?”

“不不不,特地来的,毕竟这里有你和花京院,都是熟人,好给我这趟旅行开个头啊!”

确实是聪明的做法,先从有熟人可以带路或者给出行建议的国家开始,会轻松不少。

“真是够了……那你应该先打个电话,不过算了。住处呢?”

“定好了酒店,安顿下来之后就来找你啦!不过话说回来,”波鲁那雷夫摸了摸下巴,“你家怎么没人应门呢?那位贺莉女士,你的妈妈不在家里吗?”

“噢,老妈跟老头和外婆回美国去了,过一阵子才回来。”

波鲁那雷夫露出有点失望的表情:“哎——本来还想拜访一下呢,这样的承太郎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真的很想见一面啊。”

“……真是够了。”承太郎无视掉波鲁那雷夫比他更失礼的说辞,打开家门要请他进屋,“那就进去坐会儿吧。”

“不不,你看嘛,”波鲁那雷夫比划了一下,“都已经这个点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吃个饭?还有喊上花京院。”

确实天也黑了,家里的食材临时要做点什么估计也不够三个人吃,想了想承太郎还是回屋里拿起了座机电话。这种时间也不知道花京院家里是不是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

“喂?这里是花京院家。”接电话的是花京院的妈妈。

“你好,我想找……呃,典明君,他在家吗?”

承太郎听见对方拿开电话朝什么方向喊了句:“典明?有人找你!”然后他想起来好像花京院曾经在住酒店的签名簿上写过“Tenmei”。电话那头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然后有谁接了电话。

“承太郎吗?”

“噢。”

“我就想可能是你来电话。”

“出来吃个饭吧。”

“……什么?”

“不方便吗?”

花京院听起来很高兴。“不,当然方便!就是……日常的话……从来没有和朋友一起吃饭什么的,有点开心。”

“还没决定好要去哪里,总之先来我家吧。”

“咦?去哪里都可以吧?”

“我们几个商量一下比较好。”

“几个?”

十分钟后花京院坐在空条家客厅榻榻米上看着波鲁那雷夫,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干啥啦,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只是觉得你要画漫画这种事情真的很需要勇气,我很佩服你。”

“啊?”

“画画是很需要精力和灵魂的事,我看好你,波鲁那雷夫。有需要你可以多联系我,我可以给你提供建议和指导。”说完花京院比了个“交给我吧”的手势。

“噢……噢噢……”波鲁那雷夫有点摸不着头脑,“不对,现在比起这个,肚子的问题比较要紧。我们吃点啥?”

“不如吃法国菜吧?”“快餐吧?”“怀石料理。”

波鲁那雷夫、花京院典明、空条承太郎同时陷入了沉默。

“真是够了。来日本就吃日本菜吧,波鲁那雷夫。”承太郎叹了口气。

“不是……承太郎,虽然入乡随俗挺好的,一上来就怀石料理吗?”花京院犹豫道。

“花京院你的提议更有槽点我是这么想的……”波鲁那雷夫挠挠头,“那当然还是吃日本菜,承太郎说得有道理。有没有啥折中点的地方?”

“家庭餐厅?”

“那种太杂了。不如居酒屋之类的。”

“……承太郎,我们是未成年,而且比起居酒屋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吧?”

最后选择了拉面馆,那是丝吉外婆曾经给承太郎他们推荐过的地方,承太郎去过,名副其实。来的时间有点晚,小小的店面里挤满了人,承太郎和波鲁那雷夫又身形魁梧,店长只好让两位刚坐下的客人移步到吧台,将角落的那张小桌让给了三人。

“这个是常驻的菜单,墙上挂着的是今日推荐,几位随意看看吧?”

店员放下两张写满字的卡纸后匆忙去招待其他客人了。波鲁那雷夫环顾四周,终于在自己身后的墙面看到一个小白板,上面龙飞凤舞写了几列平假名,嗯,看不懂。

“虽然花京院是教过我五十音怎么念啦!但是凑在一起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你们帮我看看吧?”

“我有个好提议,”花京院微笑看向白板,“你凭感觉挑一个,我可以给你翻译,但是点了就不能改了,你看怎么样?”

“什么啊,仿佛惩罚游戏一样的搞头。”

“可这不是也挺有趣的吗?”

“我先看看菜单吧……”

A4纸大小的菜单被对折起来,波鲁那雷夫打开来看,嗯,还是看不懂。为什么常驻菜单不会写上英文啊?外国游客挺多的啊不能照顾一下吗?

你放弃吧波鲁那雷夫,花京院调侃说,这种土味小店很少有外国人来的,估计也没考虑到吧。

既然如此不如大胆尝试吧,花京院的提议也没什么问题,确实会很有趣。波鲁那雷夫再次把目光转移到墙上的推荐菜,承太郎看他苦苦思考的姿态,又莫名想起了芥川龙之介。

“就顺数第三列的那个吧!那是什么?”

承太郎迅速低下了头,肩膀在微微颤抖,帽檐遮住了脸,坐在对面的波鲁那雷夫看不见他的表情。“干啥啊?我不会是点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我能不能换一个啊?”

花京院踢了踢承太郎的腿。“不要吓人,你快点。波鲁那雷夫,你点的……光从菜名看不出来是什么口味的,但‘红汤拉面’我猜是番茄汤底吧?括号里还补充写了有两只炸虾和牛肉。”

“嗯?番茄汤底和牛肉,会不会和罗宋汤差不多口味?”

“没准呢?”

“好!那就这个了,我想尝一尝。哎呀没想到番茄汤还能做日式拉面呢,稍微有些期待起来了。”

“那我要个……炸猪排拉面,你呢承太郎?”

“熊本猪骨拉面。”

花京院笑了出声:“在东京吃这个。”

他们又点了一盘鸡肉串,三杯乌龙茶(波鲁那雷夫决定放弃啤酒陪陪两位高中生),很快食物都被端上来了。店员把波鲁那雷夫那份放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竖了大拇指说声“Ciao!”便离开了。

“不是,这种场合说ciao吗……咦?等等?”

“我开动了。”花京院已经埋头开吃,波鲁那雷夫只好抓住承太郎:“服务生没上错吧?”

“真是够了……”承太郎摇摇头,“没上错,就是这个。我吃过。”

波鲁那雷夫眼前的这碗汤面也是名副其实。大碗里的红汤折射出拉面馆里亮黄的灯光,炸虾色泽金黄的漂亮程度不输于花京院碗里的炸猪排,牛肉片浸在红汤里透出一种诱人的柔软来。但是只有汤不对劲。波鲁那雷夫坐直了都能闻到汤里的一股刺鼻辣味。

“什么啊?不是番茄汤吧?”

花京院和承太郎都默默吃着面。

“喂?花京院可能不知道也就算了,承太郎?你知道这个是辣的吧?”

“怎么了?”

“不是……算了、我尝尝吧。”

面条和着汤汁刚下肚,波鲁那雷夫就感觉到食道里一股灼烧的刺激感。他回想起来当初在印度吃过的什么街头小吃煎饼,里头的辣椒籽儿也是这种呛辣的口味。

“救命啊——这是什么啊!”

波鲁那雷夫爆发出一句响亮的法语,仰头就把乌龙茶灌下去半杯,也亏得花京院特地要的冰茶,不然热茶入口可能会火上浇油。

“这也是一种奇妙的冒险吧,也许,”承太郎肩膀依然悄悄颤抖着,花京院只好开口,“波鲁那雷夫,坚持下去,这会成为你的绝佳题材——在日本小店吃到激辣拉面,绝对新鲜的体验!”

“混蛋!那上面的字一定写了是辣味,你没告诉我吧!”

“我真的不知道啊,那上面没写呢!”

波鲁那雷夫再一次抓紧了承太郎拿筷子的手:“你说你吃过的吧!?”

“我不知道你怕辣。”

“虽然也不是那么怕辣,但好歹告诉一声啊——”

但是这碗拉面十分美味,不如说除了意料之外的辣其实蛮不错的,即便波鲁那雷夫今晚可能要考虑上厕所时的问题。只是吃鸡肉串的时候舌头已经麻木了,不太能尝出真实的滋味,但是脆骨真的很好吃。

花京院说得对,波鲁那雷夫一边抹泪一边想,这也算是一种奇妙的冒险,就这样吧,漫画题材就是旅行美食录了。

 

Fin.


评论(2)
热度(45)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