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JOJO|承茸】黎明之海(03)

【Chapter1】

【Chapter2】


=最近有点卡文……



Chapter 3.

 

果然还是会引起误会。被调查过的对象唐突造访想不起疑心也难,但乔鲁诺明白自己没有见不得人的意图,他坐直了身子,开口回答时声音也干脆明亮。

“直截了当说的话,我是想来询问与我生父DIO有关的事而已,我想了解他。如果无法信任我的话,我可以详细说明缘由,”说着他拿出另一封信,“以及,这是波鲁那雷夫先生的信,他本人现在在意大利,您大可派人去查证。”

承太郎接过信件时仍目不转睛看向乔鲁诺,毫不动容,似乎对乔鲁诺的每一句话都不感到意外。“不是现在。还有,你果然和他所说的一样。”

“什么?”

“……不,没什么。”

正如波鲁那雷夫所说,承太郎话很少,虽然并不是不善言辞,但共进晚餐时他总在低头沉思,一言不发;反倒贺莉很会寻找话题,从他们眼前的日式料理到那不勒斯的海港观光,她总能将谈话保持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偶尔承太郎也会被带入到话题中,乔鲁诺猜想,他是不是只有在母亲面前才会让紧绷的神色缓和下来,露出那般淡然的微笑。

晚餐过后他们回到空条宅,乔鲁诺梳洗过后发愁要不要重新计划日程安排——原本确实没打算久留,但承太郎的工作比他想象中的要多,时间可能不够。正要睡下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请进?”

开门的是承太郎,他手里是波鲁那雷夫的信。

“她睡下了,我来找你谈谈。你现在方便吗?”

“当然。”

承太郎关上门,把信递了过去。“内容你知道吗?”

“不知道,你是除波鲁那雷夫先生以外唯一读过这封信的人。”

“那你也读读看吧。”

乔鲁诺皱起眉,打开了被对折的信纸。

致友人空条承太郎:

我知道你这家伙不爱看客套话,所以我直接说吧。乔鲁诺·乔巴拿,也就是把这封信代我交给你的年轻人,是DIO的子嗣,但我敢用名誉和灵魂担保,他是个“好家伙”,是可以信任的人。虽然他本人应该也已经告诉你了但我还是要强调一下:把DIO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他吧,他是为这个而来的。可以放心和他谈一谈。

我这边一切都好,因为有些事情耽误了需要处理,不能跟乔鲁诺一起来,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我想跟你约个时间见个面。

希望你那边也一切平安,以及代我向乔斯达先生和贺莉女士也问个好。

J·P·波鲁那雷夫

乔鲁诺明白承太郎的意思了:有没有信里没提到的事,最好今早说明。波鲁那雷夫写的内容很短,甚至不怎么提及自己的事,包括他的“死”,是暂时不想让承太郎考虑太多吗?这样一来乔鲁诺有些头疼了。承太郎依旧沉默看着他,该说些什么好?

“我母亲是日本——”

“这我知道。你叫汐华初流乃。”

好久没听到有人喊这个名字,乔鲁诺愣了愣——就连母亲也很少用名字来称呼自己。“承太郎先生这不是很清楚我的底细了吗?甚至派康一先生来找我。”

“私自调查你的事如果你感到被冒犯了的话,我向你道歉。”

乔鲁诺耸耸肩。

“我还听说你加入了黑/道组织。”

“现在是组织的头/目了,”乔鲁诺说,“我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认识波鲁那雷夫先生的。”

“……”

要不要告诉他波鲁那雷夫的真相?

“你为什么想知道?”

“嗯?啊……概括来讲是因为好奇。我母亲知道的不多,也不愿谈,但我依然想知道我生父是什么来历,他做过什么,是什么样的人。”

“那可不会是什么令你愉快的故事。”

“波鲁那雷夫先生评价过他是个渣滓。”

“……他说得没错。”

乔鲁诺不由得苦笑,虽然听说过DIO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主要受害的还是包括承太郎在内的乔斯达一家,这么考虑的话,跑来让承太郎讲解DIO还真是相当过分的揭伤疤行为。

“当然也不是非说不可……原本想先征得你同意再来拜访的,如果你不愿意提及这种往事的话,我也不会纠缠追问。”

“没问题。”

“咦?”

承太郎的表情像是在说“你这是什么反应”。他重新把信收好站了起来:“不是你要听吗?告诉你也没问题。只是你也看到了,我工作比较多,也不想过多浪费时间,所以我只能从每晚的休息时间里抽出十到二十分钟留给你。这样可以吧?”

突然就如此干脆答应了。

“我以为会被拒绝的。”

“那你到底想不想听?”

“想。”乔鲁诺即答。

“真是够了……其他时间你自己安排。还有不要对老太婆说多余的话。”

老太婆……是指贺莉女士?“好……好的。”

承太郎正要离开,乔鲁诺忍不住又开口:“冒昧再问一下……当初为什么要康一先生来调查我?”

“……”承太郎微微转过头,“我听说DIO可能有后代,想确认一下你是否为其中之一。理由和你一样,因为好奇而已……从一开始也没把你当危险分子看。”说完他便走出房间关上门,留下若有所思的乔鲁诺。


话虽如此,承太郎的忙碌程度还是超出乔鲁诺的预料。贺莉偶尔会跟乔鲁诺发发牢骚,承太郎每次回来日本也不总是住家里,在研究院或者哪个学校的办公室过夜是常有的事。等了三天乔鲁诺都没什么机会接触到承太郎,他只好先从贺莉入手,好了解承太郎这个当前和DIO最有渊源的人。他和贺莉闲谈了一会儿,把话题中心移到她儿子身上来。

“承太郎先生一直都是如此投入工作的吗?我会不会打扰到他?”

“承太郎从小就是做事特别认真的孩子啦。不过这些年我感觉他好像在给自己增加工作量呢……对了,给你看看吧?”贺莉从书房拿来了两本相册,封面分别贴了写上“承太郎(0~20)”“承太郎(21~40)”的标签,贺莉随手翻开第二本,里面还有很多空白页。“你看,承太郎现在和二十岁的时候比起来稍微瘦一些,看上去也总是有点累。不如说有你这位客人在让他把注意力稍微从工作上移开会更好呢!你们好像有事要谈来着?”

“咦?承太郎先生有告诉你吗?”

“啊,被我猜中了吗?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我这么觉得而已。”

贺莉太敏锐了,乔鲁诺甚至有点担心波鲁那雷夫的事会被察觉出来。

“介意我再看看相册吗?”

“当然不!你随意看,不过你得向承太郎保密哦?他不太喜欢对别人说起小时候的事。”

贺莉俏皮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乔鲁诺和她会心一笑,翻开了第一本相册。



评论(5)
热度(57)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