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花波

桌上摊开的书突然被一本小便签本盖住,花京院不满地抬头,波鲁那雷夫正散发热气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顺带了客房冰箱里的两罐啤酒。
「你洗完了?话说你这是做什么?」
「你看嘛,我写的对不对。」
「啊?」
花京院拿起便签本,上面用花体写了一行「Tenmei」。
「……你想问什么?」
波鲁那雷夫拉开易拉罐,气泡从开口喷出一些。「我在想嘛,你自我介绍时自称是Kakyoin Noriaki吧?可你好像每次入住酒店登记的名字都写的是Kakyouin Tenmei。为什么呢?你是有两个名字,还是在用伪名噢?」他把另一罐啤酒推过去,花京院说「我还未成年」拒绝了。
「没有用伪名的必要啊,我名字用这两个发音都没错。」
「啊?日本名字还能有多个发音啊……」
花京院拿来了笔,写下「花京院典明」五个字,在「典明」下方又标了两串罗马音。「“Noriaki”是被误读的,但因为上学时老师和同学都这么念,所以保留下来也没啥不好的。“Tenmei”才是我父母给我起名时的读音,正式场合需要登记一定写这个。」
「哎,是这样啊,」波鲁那雷夫拿过便签本学着抄写,「从来没听你说过呢。」
名字的主人耸耸肩。「毕竟也不是什么很要紧的事。」
「不如说你很少说你自己的事情?」
花京院没回话,仿佛观赏什么似的看波鲁那雷夫写字,歪歪扭扭的另一行「花京院典明」出现在纸上,花京院心里感叹这仿佛是毕加索附体。
「可明明是日本名字,用的却是中文?」
「不是中文,」花京院合上书,看来这下没办法好好看进去了,「日语里也有自己的汉字的,虽然都是从中文里演变过来就是了。」
「那我的名字呢?也能写成日语吗?」
反正睡前闲得很,当做给波鲁那雷夫上小课堂好了。陌生的片假名让波鲁那雷夫不停挠头,竟然觉得比汉字还难模仿。
「承太郎的名字呢?」
花京院又写下「空条承太郎」。
「噢……哎,我听说你和承太郎初次见面还写了挑战书过去,能再写一次看看吗?」
「你想吵架吗,J·P·波鲁那雷夫。」
「我开个玩笑啦!不要用铅笔戳我!对不起对不起!」
花京院重重靠在椅背上,吐着气把头发都捞到头顶上,过了一会儿才说:「还有想问的吗?」
「花京院教授,那个……法国怎么写?」
又是几个片假名。
「“太阳升起了”呢?」
汉字夹杂平假名让他更头大了。
上午好,bravo,妹妹,替身,朋友,家人。波鲁那雷夫一个个抄写下来,纸上全都满了。他写完后咬着笔头皱眉一言不发。
「你真能记得住吗?你想学回去之后好好学呗,报个学习班,或者干脆来日本定居好了。」
波鲁那雷夫挥挥手:「只是现在在好奇而已啦,不过你的提议也不错……对了,还有个词怎么说?」
「哪个?」
「“喜欢”,这个好写好念吗?」
话毕花京院挑起眉毛,一脸恍然大悟。「噢……看来你是想之后在日本顺利泡人是吧?」
仿佛是被说中了一样,波鲁那雷夫别过头:「你……你看嘛就算是这样我也是在学习呢!不是图谋不轨,没有没有。」
「在香港临走前你还问我怎么用中文说“喜欢”呢,猜都猜得到了。」
「你先回答我啊!」
花京院把便签本翻开新的一页,慢条斯理把答案写了下来,附上罗马音。
「嗯……」波鲁那雷夫摸着下巴努力思考,「这要怎么念来着?“斯”……呃,“苏”……咦你要去洗澡了吗?」
他看见花京院起身来到他身旁,然后弯下腰,贴近他的耳坠轻声说了什么,听起来像是「sukida」,又好像不是,可波鲁那雷夫在发愣,分辨不出来。刚想再问一次,他感觉到一个亲吻落在他耳尖,一丝丝温暖的吐息裹挟着花京院的声音钻进他耳朵:「这样能更好记住吧?用这招追人没准很有效。」
「哇?!」
花京院直起腰仰头大笑:「你这反应真有意思,不能拍下来太遗憾了,你快看看镜子!不说了我去洗澡,今晚早点休息吧。」
浴室门被关上了。波鲁那雷夫迅速跑到客房梳妆台前,发现自己耳尖红得透亮,表情因为太复杂而拧成一团,滑稽得很。但他发誓,花京院躲进浴室前一秒,他脸上的表情和自己半斤八两。

评论(3)
热度(28)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