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JO|茸布】Wish

=给冕冕 @cathology 的茸布;EOH妄想后续

现在是下午一点,布加拉提从房间退出来关上门,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的阳光被他挡在了房门外。乔鲁诺正在客厅里等候着,布加拉提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一同离开。乔鲁诺点点头,他们走出小屋,并细心上了门锁。
 “她会没问题的吧,布加拉提?”
 “嗯,我们只是在附近走走的话没事的。这些天特里休太累了,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我不会让人打扰到她的。我也有安排人手在周围盯梢,安心吧。”
 他们走过一道道街巷,路过一家餐馆时店主热情地向布加拉提招手,布加拉提也报以真诚的笑容说了声“午安”。
 “你和他认识?”
 “算是吧,过去在这儿买房子时我光顾过那家餐厅。店主的儿女都在附近的中学念书——那就是特里休之后会去的学校。”
 布加拉提伸手握了握拳,之后又放开,看了手掌心几秒。
 “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和他打招呼了呢。”
 “布加拉提……”
 “我仿佛做了场很漫长的梦,乔鲁诺。‘特里休’就在我身边,告诉我会替我看看楼梯上的人到底是谁,让我原地好好歇会儿。Boss真冷静啊,完全不把当时的我看作威胁了。我告诉‘她’,我已经没多少允许休息的机会了,没等我说完,困意就上头了,我睡了过去。”
 乔鲁诺抿紧了嘴。
 “你是最清楚的,乔鲁诺,我本应……本来是不可能活到现在的。当我竟然能再次睁开眼睛看见你那副震惊的表情,我比你们都要高兴得多。你做了什么吗?”
 “我只是为你疗伤,别的什么都没做。”乔鲁诺回答,“米斯达说这是奇迹,我也不知道。从我们走进竞技场到找到你这段时间里,我好像也做了一场梦——就像时间突然被拉长,继而被压缩插进来一样。我触碰你的时候发现你的手还是温的。在我救你之前,你就已经是活着的了,布加拉提。”
 两人怪过一个街角,能看见不远处的海平线。要去海边走走吗?乔鲁诺提出邀请,布加拉提答应了。这片小海滩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但依然十分干净舒适。
 “没想到附近还有那么棒的海滩。”
 “对吧?我可是很中意这里的,所以才买下那间房子,打算什么时候自己住进去,或者让给谁当庇护所用。”
 布加拉提理了理被海风吹到脸颊上的头发,又干脆把它们别到耳后。“乔鲁诺,我想那也许不是奇迹,”他说,“我仍能被赋予站在这里的机会,证明我还有要做的事,我必须完成的使命——”
 “布加拉提!”
 乔鲁诺突然拔高的声音把布加拉提吓了一跳。
 “对不起,”乔鲁诺镇定下来,“布加拉提,你还活着,我想是因为你想活下去,是出于你强大的意志和愿望。也许吧。”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说话如此没有把握呢。”
 乔鲁诺紧盯着布加拉提的双眼。
 “乔鲁诺,我没有要嘲笑你的——”
 “阿帕基和米斯达想继续追随你;福葛希望能归队;纳兰迦想重新好好念书;特里休要进修学业,然后过普通宁静的生活;波鲁那雷夫先生想要重新和友人取得联系。你呢?你想要什么?”
 他们停了下来,拍打到岸上的海浪恰好无法打湿他们的鞋。布加拉提抬起头,远远望见几只海鸥飞过。“我的话……虽然也希望能过普通的日子,但那已经不适合我了。我想尽可能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家乡需要保护的人,让他们的生活安稳些。例如……可以的话,成立一个基金会,去帮助那些重伤过后被后遗症所困扰的患者,那些和我父亲一样的人。当然了,我一介黑帮干部直接做这种事立场有点……我会用另一个身份去做。还有……”
 乔鲁诺伸手握紧了布加拉提的手臂,抓得他生疼。
 “你做什么——”
 “没有为自己考虑过吗?布加拉提,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弱点。你为还能看到我们而感到高兴,你会感到疼痛,你仍需要进食和睡眠,这一切都是活着的实感。为什么不试着更自私一些为自己而考虑呢?”
 乔鲁诺向前迈了一步,凑近在布加拉提唇上轻吻片刻,随即又稍稍拉开一点距离。“你看,这是想做的事。我希望可以继续跟你并肩站在一起,希望能在你需要时成为你的助力,我想和你互相成为最信任的存在,我想安静放松地和你拥抱和亲吻。当然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小鬼头不成熟的过家家,不愿意接受的话,你可以不答应我,随你怎么样都行。我会全力去达成自己的愿望,你也可以坚持自身立场全力拒绝我。怎么样,布加拉提,你想要什么?”
 即便不仔细去看,布加拉提也知道乔鲁诺的眼神里写满了认真这个词,从他第一次提及自己要成为“流氓巨星”的梦想他的眼神就从未变过,一向都充满坚定的意志。乔鲁诺身上有着连他本人都尚未察觉的难能可贵之处,布加拉提想,不管乔鲁诺是活在黑帮还是普通人的世界,一样都能够成为耀眼的存在吧。
 “确实啊……我也有一些小小的、只属于自己的愿望。”布加拉提说,“在这之前我得纠正你,乔鲁诺。我不仅为能再次看到你们而高兴,更因为我再也不会错过你成长的身影而由衷感到快乐。我之所以敢于迈出背叛老板的一步,正是因为被你的意志所吸引了啊,乔鲁诺,是你推了我一把。我希望从今以后也能继续看着你的身影走下去,然后好好回应你的感情,不这么做可不行啊。”
 他低头回吻了乔鲁诺。而后两人相视一笑,紧紧拥抱在一起。九天时间虽然短暂,对他们而言却已经足够漫长,漫长得足够意识到对方于自己而言是如此重要的存在。
 他们终于能再一次并肩而立。

评论(1)
热度(52)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