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灵能|茂辉】良药

*烂俗梗有时候挺好玩的

*给好团子(比心)

 



单调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影山茂夫一时没反应过来——除了他的师父以外几乎不会有人对他的电话号码感兴趣,而师父又很少会在办公时间以外的时段给他通话。所以茂夫还没确认来电人是谁就直接按下接听键,毫不犹豫地开口:“师父?”

“……呀,影山。”

听筒那边传来闷闷的鼻音,但那不是师父的。

“哥哥?”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律听见了茂夫的声响,忍不住撇了撇嘴,“那个欺诈师这种时间还来找你吗?这都快九点了啊。”见茂夫没有回答,他拍拍茂夫的肩,“其实哥哥你可以拒绝——”

“我,我现在就过来,你等等哦?”

茂夫匆忙挂掉电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弟弟在喊他。“啊不是师父,我有点急事,得出去一趟。”他匆忙抓起外套一路小跑到玄关,随便蹬着运动鞋就要开门,律赶上来叫住了他:“已经很晚了啊!而且外面太冷了——一定要去的话需要我陪你吗?”

“唔……”茂夫想了想,“还是不太好,律你帮我跟爸妈说一声吧,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

深秋的夜风随着茂夫开门的瞬间灌进了屋子里,茂夫有些发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无论怎么去想,律都猜不着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哥哥在这种冷飕飕的夜晚无视一向规律的作息,马不停蹄地朝目的地奔去。

 

实际上打电话过来的人并没有和茂夫约好在哪里见面。

通话的时候花泽辉气似乎是有些神志不清,在辨认出回话的确实是茂夫以后他只干笑了两声,就再也没有回音,电话也没挂。茂夫寻思这沙哑的嗓音听起来是辉气感冒了,搞不好有发烧的可能。他很快想起来自己唯一一次逗留在少年家里时,辉气对小酒窝所说的“所以你一个中学生才会独居”没有否认,说不定现在真的是独自一人在家中无助地躺着吧——虽然胡乱猜测别人的情况似乎也不太礼貌,茂夫甩甩头这样想。不让律跟过来也是因为这个,万一麻烦到辉气了呢?本来他要赶过去已经是出于私自决定的行为,何况辉气也没有要召唤他的意思,但是如果……茂夫紧了紧衣领,尽力不让凉风吹进衣服里,这种冷得心脏都要发颤的天气,如果已经生病了的辉气连暖气都没有开,病得更严重,最后电话没法打……到了这里茂夫让自己暴走的想法打住,已经是过度忧虑的程度了。

哥哥就是人太好,是个老好人了,所以才经常想太多,让自己那么辛苦。他曾被自己的弟弟这样说过。

茂夫终究是跑到了辉气家所在的公寓楼下,风吹在他已经出了汗的身上,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原本就在喘气的他差点噎住,嗓子里头有些刺痛。凭着模糊的印象他找到辉气的家门,按了一会儿门铃但是没有人回应。他又试着打了两次电话,无人接听。该不会是之前就已经睡死了吧?茂夫抬起手对准了门锁,心想事后肯定会被辉气抱怨这是在非法入侵,但超能力却也没能将门锁强行打开,不过考虑到以前辉气独自一人躲过了“爪”的多次侵袭,对房子的保护肯定将超能力也考虑在内了,开不成也不奇怪。就在茂夫咬紧了唇想要不要强行从阳台破门而入的时候,屋子的主人却自己开了门。

“啊。”

屋里的客厅没有开灯,走廊白炽灯的光线打在辉气困顿又红得过分的脸上显得他更虚弱,他吃力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了茂夫一眼,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后便直直倒在茂夫身上,又睡了过去。茂夫险些被这病人撞倒在地,连忙用能力将人带进屋子里后关上门,小心翼翼地把他重新安置在房间的床上,掖好被子后才算是松了口气。屋内果然和外头一样阴冷,辉气的身子却热成一个火炉,茂夫翻找出遥控器后开好了暖气,努力回忆父母照顾生病的自己时所做的事,倒好了热水拧了温毛巾,把路上买来的各色感冒退烧药放在床头,坐在床沿上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除了律他几乎没有真正照顾过任何人,倒不如说他差点连自己都很难照顾好。戒备心强的辉气倒在他身上的一瞬间茂夫就意识到自己被对方完全信任,这种来自家人和师父以外的人的信任可以说是第一次遇到,反而让茂夫措手不及了。他调整好呼吸,仔细擦拭辉气身上的虚汗,又不好叫醒他,只得静静地等待着。

 

等茂夫睁开眼时,他注意到自己趴在辉气旁边睡着了,转过头恰好和辉气对上了视线,惊得他差点跳起来。

“对、对不起!那个,我私自就进来了,我看你病得很厉害的样子,放心不下所以就——”

“所以你就因为那个不明不白的电话就赶过来了?”

鼻音更浓了,但是不减话语中略带的调侃语气。

“呃……我想,来确认总比不来要好……虽然听上去像是在辩解,但是我觉得这一趟没白跑。这样就安心了。”

“是吗?”辉气闭眼轻笑了一下,“这个时间了你还来,不怕家里担心吗?你手机刚刚一直在响哦。”

茂夫才想起自己对律说过很快就能回去,他掏出手机一看,惊觉自己睡了整整两个小时,暴增的未接来电显示全是律的号码。茂夫说了声抱歉后赶紧回拨了电话,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律马上就接听了,拔高的声线让茂夫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了些。

“哥哥?!怎么才接电话,发生了什么吗!”

“律你先冷静……我没事,刚才只是睡着了。”

“睡着了??哥哥你到底是去了哪里,可不要是在街上睡着了啊!”

“不,我在花泽的家里,刚才是因为他病了所以才赶过来的……”

律听起来是叹了口气。

“你应该先说一声——不过应该是很紧急的情况所以哥哥你才没办法第一时间说明,没关系了。如果他没事的话哥哥要早点回家哦?”

茂夫刚要开口,余光扫了一眼床上的人,下意识回了句:“不,今晚不回去了。”

“……哈啊?”茂夫从来没有在别人家留宿过,这个回答完全出乎律的意料,“难道你要留下来照顾他吗,他有病到那个程度?”

“嗯。”

“哥哥你跟他关系已经有那么好了吗……那我跟爸妈说好了,记得不要到处乱跑哦?”

“嗯。麻烦律了,总是让你那么担心,抱歉了。”

交代清楚后茂夫将手机放到一边,拿过一大袋的药品放在膝上:“那个,我不知道那种药适合你,所以就把以前自己用过的都买了——”

“你该不会,”辉气无力笑了出来,手在塑料袋上拍得刷刷响,“把自己口袋里仅有的钱都买药买光了吧?”

“……啊。”

辉气吃力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拿过袋子找到了合适的药。“嘛……还是麻烦你啦,过后把钱给回你。”

“不、不用了!我能帮得上忙就很高兴了,所以这个不要紧的。”

辉气吞下退烧药时看过来的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茂夫觉得浑身不自在,仿佛有什么连他自己都道不清的东西被对方抓得死死的。

“影山你什么都挺好,就是老让自己吃亏。”

律也说过类似的话呢,茂夫听见自己这样回答道。辉气重新躺下后仍旧盯着他的眼睛,轻轻说了句:“影山,谢谢你。”

某种温热又柔软的触感一瞬间包裹住了茂夫的心房,他的眼睛有点发烫,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投放在辉气身上的目光灼热过头,这回轮到吃惊的辉气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上一次有这种雀跃的情绪是什么时候?啊,想起来了,是师父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对自己说出认可的话语的时候。又或者说,第一次和师父相遇,第一次被哭着的律抱紧,都是这样的感受。师父算得上是自己人生的指路人,律是自己的弟弟,花泽呢?可能是朋友,但是正如律所惊讶的那样,他不知道原来自己和花泽的关系已经好到这个程度,自己对朋友上心倒是真的,但花泽对自己也是这样看的吗?

但是被信任和被感谢,没有比这更让茂夫感到安心和喜悦的了。

噎了半天茂夫也没能说出半句回复,辉气哭笑不得,烫得要紧的手轻轻拢住茂夫的指尖,低声说:“这下你能睡哪儿呢?总不能让你睡沙发,跟我躺一张床也是不行的,怕把病传染给你了。”

“有被褥的话,我打地铺就行,不用担心,”茂夫撕了张退热贴贴在辉气的额头上,“你安心休息吧。”

“……在衣柜最上面的柜子里,有备用的被子。”

茂夫用能力将被褥搬下在床边的地板上铺好,却没有躺下而是依旧面向病人盘腿坐着,十足一个称职到过分的看护。

“你不睡吗影山?”

“等你睡着了我再睡,不然我不放心。”

影山茂夫的直球永远都来得那么突然而有力,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话总能让对方半天反应不过来。

“是吗……真可靠。”

辉气只能笑笑,完全放松下来后昏昏沉沉地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两人醒来的时候,辉气看上去精神恢复了不少,反而是茂夫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茂夫摇晃着爬起来,把桌上几张废弃的退热贴丢进垃圾桶,转而掌心覆在辉气的额上,又给他量了体温:“唔,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身体恢复那么快不愧是花泽……”

“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是退烧了,但还是觉得很累啦。”辉气爬起来好一会儿都没下床,“不过也是多亏了你呀,影山。要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话可能要再拖两天才能——”

话说到一半就被辉气卡在喉咙。他愣在原地,茂夫以为他又哪里不舒服,对方却只是弯起嘴角摇摇头:“算啦。不过影山要是有下次的话你可以无视我,你硬来的话我会拒绝的。”他的声音低了下去,“要是我习惯了就不好了。”

“习惯什么?”

“……什么也没有。”

茂夫没有追问,他看辉气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只好默默收拾好床铺。“你慢慢洗漱,我给你做个鸡蛋粥吧,不过我也就只会做这个了。以往都是妈妈或者律做的病号餐,我只学会了这个。”

他看着辉气欲言又止的表情,想,虽然更希望花泽不要再病得那么严重,不过要是有下次,也许应该无视的是花泽的拒绝会比较好吧。

 

Fin.


评论(4)
热度(62)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