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灵能】夜后

*师匠生快!
(茂灵)

“欢迎光临——”
Happy Trail的门刚被打开,站在门口的人沉默了好一阵子似乎在想什么,突然就想重新把门关上离开,被店长连忙喊住。
“新隆呀——好久不见了,难得来一次不喝点什么吗?”
灵幻新隆拍了拍自己的脸,才笑着转过身来到吧台前熟悉的座位坐下。“今天工作太忙了,进门前才想起来要是店里快打烊的话我岂不是给店长你添麻烦了,没想到大家都还在,运气真好啊。”
“说什么呢新隆,就算是快关门我也让你喝一杯再走,毕竟是大家都是旧相识了,大家说对吧?”
一阵寒暄后,灵幻新隆照旧点了一杯柠檬沙瓦,再次一声不吭坐在位子上,慢慢啜净杯中的酒精饮料,也没有特地招呼店员重新填满酒杯。店里嘈杂的交谈声此刻变成了他脑海里若有若无的背景音乐——换做平时的话他一定会小心仔细地归类分析不同谈话中的信息,等有谁向他寻求建议或者找他作为倾诉对象时,他能做好完美的准备。灵幻新隆一向如此,但他今天没有这个想法和心情,倒不如说从客人们把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后他已经让大脑放空,打算静默着熬过今天最后的两个小时。
“啊,说起来的话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什么呀难道你忘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日子新隆也还在工作呢!”
酒吧里的话题突然转移到灵幻新隆这里,本人则十分惊讶,他从未想过对于这些人来说连酒友都算不上的他竟然会对此上心,发话的人却继续说道:“想起来了,难得的体育节啊!不过公共假期还会忙到这么晚,灵幻先生没问题吗?”
期待太多果然不是自己的作风,灵幻新隆想。啊啊,即使是放假了,也会有人因为恶灵而饱受困扰嘛,再说了我可是以为大众服务为目标和行为准则的,牺牲区区一天假期算得了什么呢!他听见了自己语气自豪的回话,仿佛已经准备很久甚至能倒背如流。
“那还真是辛苦……你那位徒弟呢?有他在的话应该能轻松不少吧?”
“啊,他的话,”灵幻新隆将杯子推到店员面前,“续杯,多加一点酒,谢谢。如果你说的是龙套的话,他今年已经毕业到外地上大学去了,早就在我这里辞职啦。虽然辛苦了点,不过也就回到了以前的工作状态而已。”
“话是那么说,不过还是祝你早些找到新助手分担工作啦!”
“哈。”
“说起假期的话,你们有没有去什么地方玩啊?”
见无法从除灵师身上得到什么有趣可供消遣的话题,客人们又重新转移了谈话对象,听这位说和家人去了哪里的山中采摘野菌,听那位说在小区活动里偶遇了相貌姣好的女郎。酒吧里的客人们假期过得愉快或不愉快,只有灵幻新隆的今天什么也不是,工作当然也没有多到能让他忙活到深夜的地步。
“店长,”灵幻新隆晃了晃他的杯子,“换一种。蛋奶酒能调吗?用伏特加。”
“哎?可以是可以,不过今天可不是圣诞节哦?”
灵幻新隆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店长只好按他的要求做了一杯。除灵师喝干了饮料,又让人续了杯,这次他喝得更快了。
“我的徒弟,他啊。”
他开始对着眼前只剩一只空杯的吧台低声说道。
“上一次认识到这种情况也是他不在的时候吧?不过比起那会儿这次算是有进步了。
“知道这家伙总有一天要走的,不过辞职这种话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难,那么作为师父的我在最后也帮他一把,也不算过分嘛。但他确实是长大了,就算是听到我说要辞退他,龙套也没有以前那种措手不及的样子,已经是能够对上突发情况也能冷静下来了呀。
“明明在这几年里成长了很多,体能上去了,成绩也好了,虽然说话也还是直接得可怕但起码可以稍微看得懂气氛,朋友也不少了,却还是没能追求到他从小就喜欢的那个女孩,好可惜——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男孩!但是拜龙套自己的努力所赐,他才能考到那么好的大学,家里人也很高兴吧。
“嗯,我也很高兴。毕竟我可是他的师父,而我是除灵界的新星灵幻新隆啊。有这么优秀的徒弟当然再愉快不过了。
“话说回来这孩子本来就很懂事,越来越懂人心也挺让人欣慰的……前两年他也惦记着这个日子啊。不过去年我让他的弟弟带他回家备考什么的,我是不是太强硬了点……希望他没有学我这种脾气吧,师父我也有不能学的地方呢。”
灵幻新隆没有注意到他的背景音乐减弱了许多。
“龙套刚上大学的时候还会经常打电话给我,明显是新生入学处于啥都不懂的恐慌期嘛,我当年读大学也有这样的一段时期,正常正常。他也算是适应得快,听他倾诉过几次烦恼之后在电话里听起来他明显放松了很多,找我吐苦水的次数也越来越少,适应期已经过了吧?
“这学期开始之后他也只打过两次电话,是不是太忙了?我记得他说过参加了什么社团来着。”
“啊。手机快没电了。”
灵幻新隆发现自己已经倒在桌面上,瘫软在旁的手握着手机,屏幕上是通讯录的k列。他尽量让视线聚焦在屏幕右上角的时间,已经23:40,电池只剩一格了。
“新隆?大家都走了,已经很晚了哦?”
店长看着抬起头的灵幻新隆,贴心地问他需不需要解酒茶,微醺的他谢绝了。付过账后的灵幻新隆摇晃着撞进深秋的夜色里,支撑着还算清醒的意识往家里走。终于靠在家门旁的他掏出钥匙,口袋里调成静音的手机却动了起来,吃惊的他慌忙掏出手机,钥匙跌落在地,在走廊里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的手颤抖个不停,好不容易才点中接听键,调整呼吸后灵幻新隆才把听筒贴在耳边。
“师、师父?果然还没睡吗,还是说我打扰你了——”
“没,我醒着呢。话说龙套你这个时间还不去休息不要紧吗?假期过了明天还要上课的吧?”
“嗯,确实最近一个月因为社团的事情,大家都忙起来了……毕竟暑假过了没多久,整理出灵异事件调查社的大家在假期里搜集到的怪谈和灵异现象,也是挺费功夫的,没想到有那么多的数量呢。不对,我打电话不是来说这个的。”
灵幻新隆觉得快要抓不住他的手机了,只听见听筒那头的影山茂夫清了清嗓子,说道:“师父,生日快乐。”
“……啊,哦哦……”
“哎?我,我没记错吧?今天是十月十号来着……糟糕!”茂夫的声音有那么两秒模糊了一些,“已经过了零点了,晚了……抱歉,我没赶上——”
“没事,”灵幻新隆轻声说,“谢谢,我很高兴。”
他听见对方呼了一口气。
“不过你那边听起来不像是在室内,却也很安静啊,大半夜的你还在外头晃悠吗?”
“嗯,因为我现在就在你楼下。”
手机差点就被灵幻新隆摔在地上。他回过身,公寓楼下的阴影中有个微弱的光源在闪烁,但他依旧辨认出那是他的徒弟在拿着电话和自己通话。那人冲着他提了提手中的塑料袋,在电话里对他说:
“因为明天上午没有课,下午的社团活动我也请了假,所以师父你不用担心我的时间,也请不要像假期赶我去和旧同学聚会那样赶我回去了。我买了一些热牛奶,这次让我来当树洞,你来对我说说话如何?”

Fin.


【辣鸡电脑死机让我一个字都没有保存的文档没有了,强行让茂夫跟我一起错过师匠的生日(你不要)】

评论
热度(49)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