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私心脑补了一下情人节活动伯爵回礼的细节……反正就是个大型欧欧西现场/咕哒子名字借用藤丸立香应该没关系吧(……)】
-
藤丸立香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钻出脑袋,愣看了天花板许久后把脸埋在枕头上深吸一口气。
布料上有不属于自己的烟草味,她用力蹭了蹭,恍惚间似乎又听见了昨夜里自己压低了音量的暧昧喘息声,下意识摸了摸右手手背,来自另一个人唇瓣的温度仿佛还残留在上面,灼热得很。
不知道第二天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才是——岩窟王每晚都会进她的卧室确保她安稳入眠的事情早就被南丁格尔私底下告知,立香本来想利用这个给他一个惊喜,把放着手作巧克力的礼物盒藏在枕头下后便假装睡着,等那人靠近后突然起身喊了句“surprise——”,甚至指着他那吃惊无言的表情大笑起来,说好你个岩窟王也能被我吓着,惊喜成功。
结果在那位伯爵先生保持沉默、收好礼物盒托起她的手时,情感一瞬间就脱了轨。对上他那有点不妙的笑容时立香有种反被套路的错觉,她以为自己在害怕,却没看见自己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立香在枕头上深吸一口气,后背又开始渗出薄汗来了。她闭着眼平躺在床上:还是先睡个回笼觉,等玛修来了再让她催自己起床算了,浑身的肌肉都酸软了根本懒得动弹。
有什么人极其小心开了房门,和脚步声接近床边的还有温热的咖啡香。
立香睁开惺忪的睡眼,尚未完全紧闭的房门透进了外头走廊的灯光,来人的脸因为背光而蒙上阴影,但是立香还能辨认出来。
“……谁……”意识还没完全清醒,立香顺口问了句,揉眼支起胳膊靠在床头坐好,等待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房间又端了咖啡回来的英灵先生回话。
“也是,发出什么声音的话你也该醒了吧。”岩窟王把盛有一对咖啡杯的托盘放在立香的床头柜上,坐在床沿上取下身上的外套丢给了立香。“先披上,人类可不同我们从者,大清早就这么坐着容易感冒。御主要是病倒了的话从者们也会很困扰的吧。”
“还、还真的是大清早,说早上好我都嫌早了,才几点……”
“时针刚刚过7。”
“好,好。”立香盯着被岩窟王端进来的东西,“爱德蒙,那个味道……”
“昨晚的回礼。”伯爵先生再一次露出了他们失控前的那个笑容,立香抖了抖,默默告诫自己今天下午还有工作要完成,不能浪费体力。
“巧克力吃了吗?”
“嗯,虽然和在马赛时吃到的不一样,但是总有一种能让人想起些什么的味道在里头。”
“巴黎的呢?那些会更好吃吧?”
“……不,不是指这种。只有马赛的味道值得我去回忆。”他拿起一杯咖啡嘬了一口,下巴朝令一杯扬了扬,“你也试试吧,这个。虽然平时我喝到的都是作家们给我泡的咖啡,但是我自己泡的很少有人喝到,你顺便给我评价一下吧,牛奶和糖要放多少或是不放随你自己喜欢就行。”
该不会作为回礼才是顺便的吧,立香调侃着端起杯子尝了尝,“唔,好香,这个酸味正好。”
“私藏了很久的咖啡豆——还算可以吧。”
他放下杯子后又挪了挪位置以便更舒服地面朝立香坐着,替她将快要沾上咖啡的碎发撩在耳后,收回的手有意无意的滑过她那颈侧清晰可见的红色印子。
“唔呃——咳!”
岩窟王被立香的反应逗得笑出声音来,根本无视了这些的罪魁祸首都是他本人的事实。“好了,喝够了也许能提神清醒一些了吧。能动吗?”
“我不想动。”立香瞪了他一眼。
“还是说你要在床上瘫一天?今天会很忙的吧,厨房那边也好工作记录也罢,你要怎么做呢?”
立香喝干最后一口褐色的饮料后用力躺回被窝里去:“啊——啊——这样也挺好的,我躺着休息吧?”
“……起来,喝完了东西你还得自己收拾干净。”岩窟王拉扯露在外头的外衣袖子,立香翻过身直勾勾看着他的脸:“敢情这早晨服务不是全套的?”
“你要全套的?”
“……还是算了。”
岩窟王再次发出一阵笑声。“来吧,我占用了你太长时间了——现在时间重新属于你自己的了,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评论
热度(56)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