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灵能|茂辉】沙漏


-捏造成年后,涉及宠物的离世请注意
-笔者对剧情和人物的印象停留在花椰菜决战篇中途,人物属于官方,欧欧西属于笔者

“影山,你下班没有?“
“嗯我刚下电车,怎么了?今天晚饭的话我已经买好菜了所以——“
“约翰走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之后传来路人的惊呼。
“我——呼——我很快就到!!“

夏季雨水最旺盛的那天茂夫敲开了自己和花泽的家门,花泽正要问今天是不是忘了带钥匙回来,就看见和水汽味和茂夫一起出现的,还有他怀里跟他一样湿漉漉的一只瘦弱老狗,很老,花泽第一反应是这只狗大概活不到这个冬天。
“影山,怎么回事,你的伞呢?“
“我……我抱着它没法撑伞。“
“你可以用超能力给你们弄个屏障。“
“……一时间太急了忘了这个……“
花泽把一人一狗留在玄关,小跑着拿来了毛巾丢过去随便擦拭了一阵,又啪嗒啪嗒扎进厨房煮了姜茶,想了很久狗喝不喝得下这玩意儿,最后还是用盘子接了热水放在客厅地板上。
“作为室友我不得不问清楚,你这只沙皮狗哪里搞来的;还有我给你毛巾不是为了只给狗擦干给它当被子盖,你自己想感冒吗?“
茂夫愣神好久没说话,等花泽要开口再问一次的时候他才脱了湿衣服,伸手一指把衣服送进浴室里的洗衣机。“我在电车站旁边的一个巷子里看到的,觉得很可怜就抱回来了。“
“哈啊……“花泽把热水往趴地上的沙皮狗面前推了推,老狗似乎已经筋疲力尽,这才懒懒地吐出舌头舔了一口,“那等雨停了我们就去把狗送到动物医院里——“
茂夫急了:“不,我养!像它这样上了年纪的沙皮狗肯定不会有人想要,就这么在动物医院里老死太可怜了……“
真是难得,花泽圆了眼睛险些笑出来,自他认识影山茂夫十年以来很少见他主动要求过什么,或者直接表达过自己的欲望(上一次还是刚一起住的时候),原本有些介意的花泽抱臂看向还在喘气的影山:“这倒是没问题,不过你得先去洗个澡,喝口茶换身衣服,然后明天我们一起去动物医院给它做个全身检查,打个针之类的,好吗?“
黑发的青年愣愣点了头,好。

起初两人合住在花泽的公寓里是花泽本人提出的邀请。影山兄弟和花泽等几个男孩一直到国中三年级升学之前才断了联系,花泽再一次和茂夫通话已经是高中毕业暑假结束前的半个月。许久不见的老友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花泽鼓起勇气提到:“虽然我和你不在一个学校,但是都离我住的地方挺近的,你要不要来和我合住?也算是有个照应,也方便。“
茂夫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第二天就已经收拾了行李站在花泽宅前,口袋里是预算好了的首期房租。房子的主人因为他突然增强的行动力哭笑不得,倒也安置好了新室友,两人坐下来喝着茶饮料畅谈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我以为你会问我要不要喝酒之类的。“
花泽笑说一年没见影山你倒学会喝酒了,后者摇摇头,说是听师父说当年他上大学的时候室友迎新就是喝了一夜的酒,结果耽误了开学第一天的课。
“这反而很有他的风格了!咳。灵幻先生还在搞除灵的工作吗?没有你在没问题?“
“唔,师父已经关了相谈所,带着芹泽先生一起去考了心理咨询师的营业执照,把原来的办公室改成心理咨询事务所了。“
一口茶差点在花泽嘴里变成雾花。
“话我就直说了,忽悠人还可以,当心理咨询师他没问题吗……“
“嗯,三年前师父一边开相谈所一边用利润报了课程上课,不愧是师父,一次就考过了,现在的事务所都已经开了两年,名声还不错。“
“弟弟君呢?“
“律考上了外国一所大学的法律系,上个月我们家才刚去机场送他出去了。嗯……阿将也和他一起出国了,他们也和我们差不多,不同学校但是合租了房子,在那边也不会太寂寞吧。“
花泽感叹岁月不饶人的同时也会养人,但是就自己认识的这一帮人里,感觉没有太大变化的果然还是茂夫,除了个子拔高身体结实了些,说话也依旧是那个调调,头发还是那样整齐清爽,同样也没有过多的提到关于自己的事情。再问及日后的想法时,茂夫也只回答毕业后或许找个公司当个小文员,够补贴家用和自己的三餐就行。花泽说你这样太清心寡欲可不行,难道就没有特别想要做的事情吗?茂夫歪头想了想:“嗯……那就,尽可能做到完全不需要超能力也可以轻松地生活吧?“
你本来就几乎没有使用超能力了,花泽辉气暗自想,勾勾手指唤来了厨房冰箱里的饮料瓶,添满了两只喝干了的空杯。
“明明超能力能让你比一般人过得轻松些?也不是让你滥用,稍微用一点点就够了,相当于给玻璃杯加个把手,给高楼加个电梯的程度的方便而已。很久之前我们就已经给你解释过了——虽然你一直都没有听进去,不过这样才像你倒是真的。“
茂夫一点点吸光杯子里的饮料,盯着墙上的钟。“其实。唔……其实国中毕业的时候,我有想过一个问题,我现在回想都觉得有那种想法的自己太可怕了。“
“什么?“
“当时的我在想,大家要毕业了,升上高中再毕业,上大学找工作结婚生子,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不一样,很难再像以前那样有那么多在一起开心的时间了,突然就有很强烈的恐惧感,那一瞬间的我竟然试图挖掘自己的超能力里头有没有可以让时间停顿的能力,或者说,把时间停留在我们几个刚认识的那两三年的可能性。“
“这样的事情换做其他人也会这么想,“花泽失笑,“人之常情不是吗?“
“然后我发现我可以这么做。“
没等花泽反问这是什么意思,茂夫突然拿起花泽喝剩的半杯饮料泼向空中,同时打了个响指。白蓝色的光在他们眼前闪烁了一秒后,茶液仿佛和空气固定在了一起,开成琥珀色的碎花,花泽却和站起来了的茂夫一样不受影响,胸脯随着因为吃惊而变得剧烈的呼吸起伏着。他冲到阳台边,原本街上的车流纷纷被按了暂停键,喇叭声引擎声也戛然而止,花泽甚至能感觉到远处的夕阳也停下了滑向地平线的脚步。
“你做了什么?!“
“嗯……这就是我当时偶然那么一试发现的能力。我可以让时空停滞下来,甚至可以任凭我的意志将这种停滞限制在一定范围里,甚至可以让时间倒退。“
阳台上的金发青年哑然。茂夫拿了杯子一点点将顺着轨迹倒流的茶液收回,确认一滴不剩后才再次打了响指,街上的车水马龙又正常播放了。
“当时我发现我做到了想要的效果,却也很害怕,我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能力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切断你们的未来呢?“茂夫的拇指在玻璃杯的边沿来回轻抚,“那一瞬间的事情让我对自己恨得要死,并且发誓再也不能有这种妄图让时间停下来留住大家的想法。你明白吗?我想要和大家在一起。“
他抬起眼睛,花泽从他的眼神里看见了五年前的、那个因为自己力量暴走而在操场上失声痛哭的运动服少年。

晚饭之后的雨已经变小,等茂夫拖着花泽一起在动物医院里给这只可怜的流浪狗做了检查,备好养狗需要的用品后,街上的嘈杂早已沉睡过去。工作人员告知他们等明天晚上就可以把狗接回家,两人才放心离开了医院。
花泽和茂夫一前一后走在回家的路上,快要到家门前的时候茂夫的声音才幽幽的在花泽身后响起:“花泽君会介意吗?“
“嗯?你说那只沙皮狗啊,还好吧?小时候家里养过一只拉布拉多,后来我自己搬出来住,那家伙就陪着爸妈,我就很少和它打交道了,不过对养狗还算是有点经验吧。“
“要是有什么——“
“比起这个,“花泽回过头甩了甩家门钥匙,“你有想过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吗?“
“呃……约翰?“
“超普通的名字!!“
“可、可是,“茂夫比划着,“想不到有什么有意思的提议,虽然有想过叫小酒窝但是这样好像有点太对不起名字本人……“
幸亏你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花泽扮了个鬼脸后才开门。“我也给不出什么好主意,就这样吧?“
“好,就这样了。“
“这样的起名风格也很像你呐。“
所幸约翰没有因为那场雨而受寒,这对于它这样的高龄狗只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了,甚至它本身也没有什么病伤。花泽半开玩笑地对茂夫说连他捡回来的动物都和他本人一样命硬,而约翰的主人只是坐沙发上把它抱在大腿上,自己再检查了一遍才放松了僵硬半天的表情,细细地抚摸约翰的脊背。它是很命硬,茂夫喃喃自语,在一旁看着的花泽却有些后悔把这样的玩笑说出口。
花泽告诉茂夫,虽然人类养宠物大多是为了排解自己的孤独感,但往往他们的宠物比他们还要害怕孤独,人类有其他的因素摆脱孤独了大可放弃它们,可那些曾经被他们当做陪伴的宠物却在被抛弃的那一刻永远失去了长期依靠的主人,那种空虚感是人类无法真正体会的。本来只是顺便那么一说的感想,却让茂夫恨不得每天抱着约翰往学校里跑,于是虽说约翰是茂夫自己说要养,实际上花泽比他更早给写了安排表,他俩在大学的上课时间几乎都有错开,大部分时间约翰都至少有一个人在家里陪着。“约翰终有一天要老死的,“花泽曾经狠下心这样告诫茂夫,后者只把狗抱在怀里,轻轻嗯了一声,便没有别的回音。
也不知道是应了那句玩笑,还是他们照顾得当,从学校毕业投入工作后他们的约翰竟然不像初见时花泽认为的那样没活过那年冬天,反而越发有活力起来,也长了肉,花泽他们的工作时间里约翰也只管在家里睡着储存体力,主人们归家后倒是精力十足的模样,常常在晚饭过后自觉而又喜滋滋地趴在茂夫放在玄关的运动鞋上,要求去每日例行的散步。茂夫和约翰之间温和的情谊自然而愉悦,每个月愈发紧张的却是和约翰不那么亲近的花泽,他甚至不敢想约翰哪一天突然就在客厅的某个角落永远睡在梦里的时候,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和话语去劝茂夫。

影山律在国外的辛勤工作终于在圣诞节前换来半个月的假期,哥哥兴奋地向室友提出趁机一起回去灵幻新隆的咨询事务所和大家聚会的邀请,花泽答应了。两人带着约翰坐在公交车上,虽然一言不发却都各怀喜悦的心情看着窗外的景色。虽然合住的家离事务所和影山家路途不算太遥远,却因为工作的关系,这条路他们都很少来走了,多多少少会想起当年他们发生在这里的交集。
这天的心里咨询事务所提早关了门,应邀而来的律和铃木早就和灵幻一起备好火锅食材,迟来的茂夫和花泽被他们嬉笑说要多罚两杯。
“咦,芹泽先生不在吗?”
“他啊,”灵幻开了一瓶啤酒,“早就被我劝服自立门户啦,总不能一直在我这里,怪可惜的。哦对了mob,这瓶是你的。”
“不,酒的话我果然还是不行,酒精饮料也只是勉强……“
“哥哥都工作一年了却还没学会喝酒吗?“
茂夫拼命摇头,律则是把灵幻和铃木给哥哥的劝酒全拦了下来。他们说着过去几年的故事,喝着错过了好多回的聚会酒(茂夫手里被半醺的律塞了一瓶牛奶酒精饮料),外边黑透了的天静悄悄下起了细雪。花泽不经意看了一眼玻璃窗上的倒影,还没完全嚼烂的菜叶子差点噎在喉咙,他艰难地吞下食物后猛然转身,透过火锅上的雾气他看不见原本还在敞开着的门边吃晚饭的那只沙皮狗。
“约翰呢?!“
瞬间意识到问题的茂夫用超能力几乎掀起了事务所里所有的家具和障碍物,都没发现约翰的影子,他几乎要失神,被灵幻打在脑袋上的一巴掌叫醒了过来。
“不要慌!mob你试试用超能力直接把约翰拉回来?“
“你这个混蛋神棍你自己也没有冷静,超能力又不是哈利波特的魔法!“
“够了说这些干啥不如下楼去找啊!“
茂夫完全没有把话听进去,直接就夺门而出,花泽只能扯下挂衣架上的大衣跟着他一起下了楼——他明白这种时候无论怎么喊茂夫都已经很难分神去注意了。
新雪下得不算厚,还好路上能留下足迹,茂夫艰辛地辨认着地面混着泥水的狗爪印一路跑过去,等花泽终于能跟茂夫一起停下喘口气,他们找到了慢悠悠穿过路口小公园的约翰。
“等——咳!等下!约翰你等等我——“
茂夫几乎是扑向了闻声而停的约翰,一把捞起它闷声就哭。突然被主人莫名抱起的约翰没有挣扎,但大约明白主人这样失态是有了什么样的心情,耷拉下来的爪子趴在茂夫的脸上,像是在安抚他。花泽喘着气把大衣盖在蹲下的茂夫背上,张嘴了半天才听见自己小声说了句:“找到就好,我们回去吧。“
可能是因为到了约定的时间主人没有像往常一样带它出门散步,百无聊赖的约翰自己出了门溜圈,走得也不远,小公园和事务所只隔了一个路口。灵幻问要不要给它弄个项圈和牵引绳,不然这狗虽然年纪大却也难说会不会容易走丢,他那年轻的弟子吸了吸鼻子:“不行。约翰不喜欢那样,我从来都不拴着它。“

“我以为你以后带它散步时就不让它自己在前边跑了。“
第二年开春的某天晚上,两人一狗和过去的每天一样沿着公寓楼下的小路散步,约翰依旧没有被束缚起来,只是茂夫不自觉地拉进了自己和约翰之间的距离。
“约翰没有错,那次确实是我不好,“茂夫一眼都没有离开约翰,“明明我是它的朋友,我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它的需求呢?而且它也并不是作为一个‘物件’属于我,约翰它只属于它自己,我没有权利过多地束缚它的自由……嗯。我承认我害怕失去约翰,但是时间一定会把它带走,我只能紧紧跟在它身后注视着它,而不是抓住它。”
花泽不自觉停下了脚步,走在前头的茂夫过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喊住约翰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也许和这样的你很像吧?”
花泽想也许现在的自己笑得很难看,敷衍了句没什么又催促茂夫继续往前走。可原本停下来了的约翰突然动也不愿动,趴在地上直呼大气,任凭抱起它的茂夫怎么呼喊都只管吐着舌头,看上去呼出来的气比吸进去的还要多,他们赶紧跑回附近的动物医院里检查,茂夫生怕是它害了什么病,但花泽想说不定那一天已经不远了,而检查完毕抱着约翰出来的医生证实了他的猜想。
“虽说现在的它只是太累了,不过我建议两位先做好心理准备。带它回到家里去也许比较好哦?”

让花泽辉气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给约翰下葬的时候茂夫没有像之前丢了狗时那样哭泣,他只抿着嘴亲手把约翰放进小小的棺木里,看着宠物墓园的工作人员把它埋进了土,然后摆上一束白色的菊,一路回到家里他喉咙也被粘住了似的没有发出过任何的声音。只是在收拾约翰的窝和其他过去的用具时,花泽能听见他的呼吸声偶尔变得沉重而又脱力。
“突然这房子又变回只有两个人的声音,有些不习惯了。”
睡前花泽刚从浴室冒着热气出来客厅找水喝,发现坐在沙发老位置上的茂夫盯着他自己的大腿,面无表情。
“你终于开口了,”花泽忍不住轻叹,“你再不说话你会疯了的。”
他在茂夫旁边坐了下来,揉了揉那头黑发。“要牛奶吗?我去热一热。”
“我差点又想做那种事情了,但是这次很快就忍住了,这算不算是约翰教会了我什么?”
茂夫的声音听上去比在车站接到花泽说约翰走了的电话时还要不知所措,花泽只能点头:“算是吧。它太老了,拦不住的。”
“人也是这样的吧……拥有超能力又能怎样呢?既不能给自己在乎的对象治病抗老,又不能放肆改变这个世界固有的大规律,超能力什么都能做,什么都不能做。不管怎样我果然……对我自己在意的对象也还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他缩起双腿,把头埋在膝盖上,声音越来越低,最终连花泽也听不见了。
“这么说吧,影山,”花泽放开了在茂夫头上的手,“我说过我和那个时候的你很像,大概也是这个意思。上大学的时候我说要跟你合住,我没想到你会答应得那么快,以至于我都有点沾沾自喜了。我比你更害怕和你离得太远,所以用这种借口把你留在我的视线范围里;但你有你的人生,我有些事情也不好跟你坦白,对于后来的我来说能成为几乎无话不谈的室友和朋友,已经是最好的现实了。
“你把约翰带回家我原本是有点抗拒的,它长得太丑,又一副大去之期不远矣的模样,”花泽摇摇头,“可你难得提出属于你自己的要求,甚至是向我提出的要求,我高兴得不得了,再说了养只狗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对约翰的态度渐渐就影响了我,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我是说,我也只敢在你身后注视着你,不能用我自己的私欲去捆绑你,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人呢?只是朋友罢了。
“终有一天我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学业、工作、婚姻、其他的生老病死而分开,你有你的路可走,我的那点心思不能成为你的绊脚石。你太好了,影山,我不忍心因为我而拦住了你。”
过长的告白让花泽认为自己变得陌生起来,他甚至很想借用茂夫的能力让时间倒退那么两分钟,并且选择继续闭嘴而不是说这些有的没的,这样就不会像现在那样脸上发烫,还要不知道目光到底应该放哪里才合适。到底还只是个年轻气盛的毛头小子,趁着气势说完这番话才知道后悔,量自己再脸皮厚再聪明的脑瓜子,也变得不知如何是好。
“约翰对我来说是……除了家人以外最为信赖和依赖的对象,”茂夫转过头,侧脸枕在双膝上直直看着花泽的双眼。“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我可不可以提出一个新的请求?”
“什么?”
“让我做你的约翰?”
“……”花泽以为自己听错了,用力甩了甩头,“哈啊?”
“我的意思是,呃……好像表达得不太对,但是我这么讲你应该明白: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快就答应和你一起住?”

Fin.

【写完才发现我又双叒叕超时了,因为是给团的粮那就算是团那边的时间来过吧】
【茂辉情人节快乐?】

评论(1)
热度(23)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