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捏造的经历】

第一次和母亲开口的时候,典明清楚看到母亲眼里有一丝恐慌闪过,但她很快镇定下来蹲在他面前,用安抚的口吻说道:典明,今天补习班先请个假,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孩子很想说他并没有生病,他看到的都是真的,但母亲已经去客厅打电话,他听见母亲和老师的通话内容,于是他站在走廊上低头发了会儿呆。典明又抬头看向身旁,说:「为什么妈妈看不见你?」身边出现的家伙像故事书里的妖怪一样,它漂浮在空中与典明的身高齐平,睁着金色双眼一动不动,浑身闪烁漂亮的绿色光芒。「像绿宝石一样……」典明的双眼也一样明亮起来,他伸手摸了摸宝石一般的家伙,却什么也没摸到,小手接触到的依然是十二月凉凉的空气。走廊有些冷,见母亲已经结束通话,典明很自觉上楼回到房间里——绿宝石也跟在后头,乖巧的不说话。
典明又找了好几次机会对家里人说明绿宝石的事情,但他们不约而同露出僵硬的微笑,最后一次的时候典明看出来他们变得越来越担心。除夕前一周家里来了和 尚,父亲让典明在客厅玩一会儿不要回房间,等和 尚们走上楼梯时典明终于理解了家人的意思,他慌忙拉住父亲的手说:「爸爸,不是的!它不是坏人,也不是妖怪,也不是幽灵之类的,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我可以确定它对我没有恶意!」带头的老住持挥挥手,父亲又对典明说了些安抚的话,眼看得不到理解的孩子转过身冲出家门,逃向附近的小公园。为什么爸爸妈妈都不愿意听他说完?为什么就不相信他呢?但是绿宝石总会跟在自己身边,和 尚们也许现在就在自己房间念经诵佛,可它没有消失,这说明它真的不是怨灵,甚至——甚至是他的朋友。绿宝石见典明坐在秋千上小声抽泣,雪花在眼泪里融化一同滴落,它拉长自己的身躯,轻轻缠绕在典明空荡荡的脖子周围。
「我碰不到你啦……不过,谢谢你。」
秋千的链条因为摩擦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公园里显得很刺耳。男孩缩了缩又把手塞进外套口袋,双腿来回蹬,影子在雪地上一晃一晃的。「不过,我该叫你什么呢?你长得很像绿宝石,可身体却能伸长。你会说话吗?」绿宝石摇摇头,典明撅起嘴思考起来。绿宝石以为他又难过了,绕着他脑袋慌忙转了几圈后停在他面前,双手举向天空,「哗!」带水花的绿宝石碎块喷射出去,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好厉害!这是什么?啊……它不会说话来着……对了!这个就叫绿宝石喷射好了!」
也许是儿子在外头待太久,母亲慌慌张张跑出来找到了他,赶忙给他戴上围巾后带回家里,又泡了热可可,典明捧着杯子对母亲说,我没事的妈妈,我现在可以回房间了吗?母亲点头允许了,直到典明拐过楼梯口前,他仍然感觉到母亲担忧的目光。
「真好喝,要是你也能喝就好了。你会觉得冷吗?」
绿宝石又摇摇头。
典明关上了房门,不需要担心对话会被听见。屋子里有淡淡的线香味,其他都和他离开前没有两样。
在和母亲坦白之前典明已经和同学们说过很多次绿宝石的事,后来再也没有倾听者。他认为如果是家人就一定会明白自己的话,哪怕是当做儿戏也好,有人愿意听自己和绿宝石之间的趣事也让他感到快乐。
典明打开窗让冬风吹散房间里的香气,又喝干开始变凉的热可可,像往常那样坐在椅子上开始看书。那是他上周开始看的百科类书籍,但现在他看不进去。绿宝石也凑了过来,好奇翻书的时候却碰到了典明温热的手。「啊!我能碰到你了!」他们又笨拙地尝试击掌,又碰不到了。典明垂着头翻了两页,塔罗牌这几个字映入眼帘。
「The……Hiero……phant……The Hierophant?」
英语词典帮助他读懂了每一张塔罗牌的名字,他又念了一次,抬头发现绿宝石正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你就叫法皇之绿怎么样?」它点点头,虽然没有表情,但典明察觉到它也在高兴。
男孩来回抚摸书页上印有的塔罗牌图案,过了一会儿他推开书趴在桌面上。
他哭泣了起来。

评论
热度(20)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