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没有人产那我自己来
还没有听到CD,随便写写
-
“海黛,我的孩子,到我这儿来。”
被呼唤的少女凭空从他的头顶上方出现;她趴在他的肩头,葱白的指尖滑过男人线条硬朗的下巴,嗤嗤地笑。
“您又把我当做女儿叫唤了,伯爵大人。现在的您分明看上去和我年纪相差无几。”
“我的心早就和沧桑的看着没什么区别了,不过也就只有你能让我这颗枯竭的心再次年轻起来。”
岩窟王抚上那双小巧的手,海黛轻飘飘又浮在他跟前,任他揉乱了一头长发。
“伯爵大人您可比小孩子还淘气。”
“哈哈哈!现在的我可以无拘无束地享受快乐,不自觉就想放肆一些。”他屈起手指给海黛乱糟糟的卷发重新梳理一番,肌肉记忆保存了多年前的习惯,做起来他得心应手。
“现在的您还要辅助那位少年——”
“——修复人理,我知道。那是他的任务,而我只需供他差遣。在英灵座上坐得无聊了,也要找些事情做,不然我这一身黑影就和死水没什么区别了。”
海黛眨巴眨巴眼睛,手指嵌入岩窟王的指缝,右手食指轻轻在他的手背上点着舞曲的节奏,自娱自乐般摆动腰肢权当是在跳舞。“您还是和以前一样,相当喜欢人类呀。”
“你怎么也说了和那个红外套女人一样的话。”
岩窟王皱了眉,但很快又摆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他从沙发上站起身,配合海黛的节奏转了一圈华尔兹,最后搂着海黛的腰将她抱起,海黛轻松坐在了他的肩上。
“那位小姐没有说错哦,您可以不信她的话,但我这句可是发自真心的感想。当时您给瓦朗蒂娜小姐的信——哎呀。”
岩窟王低头没有搭腔,这下换海黛取下他的帽子,愣是把一头白发揉成了鸟窝。“那不说人类了。伯爵大人您喜欢我吗?”
“当然了,我的孩子,我爱你胜过爱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比那个天真的水手对大海的爱还要强烈,比那位可怜的父亲对儿子的爱还要深切。”
精灵般的姑娘鼓起了腮帮子:“您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这次轮到岩窟王放声大笑:“不逗你了。我当然爱你。”
满意了的海黛绕着她的爱人飘荡了一会儿,笑嘻嘻地道了别。“日安,伯爵大人,祝您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
岩窟王捏着帽子,朝海黛渐渐消失的地方点了点头。
“岩窟王?”
御主敲开了这位伯爵先生的房门。“我来找你去特异点执行任务了——你刚刚是不是在和谁聊天?”
“没有,你的错觉。我这就来。”
离开前的御主回头看了一眼;伯爵先生站在原地,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活像一位刚刚失去伴侣的孤独的老人。

评论(2)
热度(57)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