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fgo】愚者汉斯

-

隔着带有咖啡香的空气,安徒生听见了两声轻叹。
“你们有意见的话可以放下我的书不看了,然后喝你们的咖啡,或者为了你们的san值离开这里。”
虽说如此,安徒生也并没有动起来将来客扫地出门,一是他放不下还在写的《美人鱼Ⅲ》的结局(盾兵女孩给他的死线快到了),二来他懒得动。玛修和岩窟王半小时前端来了鲜煮咖啡请他享用,安徒生忙着敲键盘,模糊不清哼唧一声算是应答,等他听见叹息声再次抬头,手边恭敬等着的褐色液体已经凉透,而来人都坐在书架前的懒人沙发看书,孝敬他的咖啡壶也被他们自己喝去一半。
“你们又在看哪篇?洗衣妇?锡兵?”
安徒生认得他们手里的是他本人写的童话集。他们就不能看看我别的作品吗,我的新作就在放童话的书架隔壁桌面上,请你们去看那个好不好。安徒生消灭掉杯子里的冷咖啡,脑内不住地这么抱怨。
“不,先生,刚开始我看到《笨汉汉斯》,因为标题太有趣了就忍不住看了;现在是又把美人鱼的故事看了一遍。”
合上书回答时玛修才发现空了一半的咖啡壶,她起身给三只杯子重新满上,说了句“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便拿着壶出门去了。安徒生不住摇头:“这孩子肯定是记着我当初要把她期待的王子设定成海盗了,亏得我后来没有把这个定稿,她是有多讨厌。”被打断之后灵感和动力就蒸发了九成,安徒生干脆从座位上跳下来收拾房间,“你呢?难得看到你看书会有这种反应,刚才看的什么——劳驾你把这几本放在你身后书架的最顶上那个空位,对就是那里。我懒得爬梯子了。”
岩窟王听他的吩咐照做了。“我看的也是那个人鱼女孩的故事。”
这一听安徒生就来劲了:“嚯,你小子也会因为那种故事受到触动吗,有意思。”
“不,不能算是触动,只是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哈,你们都太喜欢那篇糟粕了,如果我把写这个的动机公诸于世,可能读者们的投诉信能淹没迦勒底吧。”
“也难怪那个女孩对先生你有意见。”岩窟王放好了书,也索性不再看先前在读的书,在新作一栏摸着书脊漫不经心地看,“我算不上讨厌或是喜欢这个故事,只能说换做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在最后做出那样的选择。”
安徒生弯腰捡书的动作顿了顿;他好像想到这家伙要说什么了。
“如果那女孩能作为英灵现界的话,说不定可以作为复仇的一方出现呢!”
“唯独这个还是算了吧——”
“唯独这个请千万不要!”
玛修端着新的咖啡开门跑了进来,因为冲动而拔高的音量盖过了安徒生的回答。“我知道岩窟王先生会这么选择的原因,可是我相信小人鱼小姐是绝对不会有报复的想法的!”
一阵大笑充斥在安徒生的书房里。“哈哈哈哈哈!!这位女士啊!这只是一个猜测而已,不要紧张,当然这种可能万一出现了你也不能去否定。我不敢断言人鱼小姐在化为泡沫前就没有抱着牺牲自己成就爱人幸福的决心,但是你也不能无视她或许怀着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懊悔或是怨恨的可能性。”
“话,话是这么讲……”
咖啡壶随着玛修的颤抖发出液体摇曳的轻响,安徒生担心如果这孩子激动起来会不会失手把热咖啡洒出来,只能开口劝她先放好咖啡壶,或者冷静下来。玛修连忙道歉,选择了前者。
“可……可是,她后来获得了拥有灵魂的机会了吧?”玛修求助般看着安徒生,“她当然……可能会有怨恨,可是不至于想要报复的地步吧?她的行为让她获得不灭的灵魂,成为精灵,这不是结局暗示了读者的吗?”
“如果玛修小姐你能稍微冷静思考一下的话,你就能想起我们认识的那位叫做贞德的圣女——她可是对人民和国家忠贞不渝的战士,那份高尚想必当初你也是无法把她和复仇联系在一起的吧?可你也看见了,她出现了复仇者的这个‘可能性’。”岩窟王没有继续说下去,看了一眼玛修后又看向安徒生,这下可好,目光全部都聚集在安徒生的身上了。
安徒生有了突然被扔了一头铁锅的压力,也许答应玛修写后续是一种宠溺读者的行为,是时候反省一下自己的这份纵容了。说到底原本是想作为一种警告才写下的故事,复仇者放大了警示的部分,守护者抓住美好的部分不放,不管自己现在给出什么答复对他们而言都没有什么好处,虽然也说不上伤害就是了。
“本人深刻地认为你们要好好明白读者是个什么身份,还有作家读者和作品的关系,如果搞不懂的话希望你们给我利用一下现代高度发达的文明,说人话就是去跟迦勒底的图书室借电脑谷歌一下。”
安徒生背过身去避开他们的眼神,再看多几分钟怕是要遭不住了。“我再强调一次吧,结局没有固定下来,是因为发挥想象力是读者们的权利,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这可不是我有权给你们一个板上钉钉的答案或者论调的。你们与其跟我征求意见,为什么不去给我找点梗让我发掘新的灵感呢?爱德蒙做得很好,他看到我的新作了;玛修等我把第三部写完了也陪我再去找找新点子吧,上次你表现挺好的。”
说完安徒生便嘟哝着“好累”自顾自往书房深处的卧室里走去了;书房里安静了约莫两分钟,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互相道歉了一番。岩窟王自言自语着“下次还是告诉先生不要喊我爱德蒙”,离开房间时看见玛修又捡起了她之前看的那本安徒生童话选集,离开时似乎又回味般念了一遍目录上的标题:笨汉汉斯。

(后记:只是借用了标题的梗;笔者不是月厨所以对安徒生的印象以fgo为准)

评论(1)
热度(42)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