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fgo】有酒今朝醉(上)

伯爵咕哒子成分
-

复仇者先生哼着在Master听来非常陌生的小曲儿,晃动手里的啤酒罐。少女说没想到他会喝这种对伯爵这一层身份来说或许毫无品味可言的饮品,而岩窟王只是鼻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非常模棱两可。
「这玩意儿喝起来就像水一样,甚至会很难喝。」
「一个没到合法喝酒年龄的小鬼哪儿来的评价,虽然我很同意你说的话。别看我,我也不会给你喝的,请你守法。」
Master嘟哝了什么,大抵是一句轻微的抱怨,不全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她说得没错,泛着淡淡麦香的啤酒闻上去很诱人,喝起来却相当乏味,岩窟王想。酒精浓度低,没有刺激的烧灼感;又没有果香抚慰味蕾,虽然喝是喝了,完全无法尽兴,岩窟王索性把这淡然无味的饮料当做白开水喝了罢,也无醉意可言。
太不畅快。
「你在哪儿找的?怎么兴起喝这个了?」
「只要不是太过糟糕的事物,尝个鲜准没错。不过这下喝了个教训,没有必要的话还是不碰了。」
Master歪着头看他。「我听说啤酒虽然度数不高,但是也很能喝醉人,和温水煮青蛙差不多的道理。」
喝干净最后一滴酒后岩窟王五指一拢,铝罐皱成一朵灰色的花,被他无情丢进离他最近的垃圾桶里。「你失望了?」
「没有,不敢。」
「你就是这一点我还是不太认同,你太隐忍了,并且这一种隐忍没有必要。咳,能耐得住性子是好事。偶尔也要允许自己顺从欲望,你得记得你还是个孩子。」
「刚刚不让我喝酒的是哪位?」
岩窟王爆发出一阵笑声。「不错,你这机灵鬼。算了管理身体是你的事,我实际上也不像那位医生不会处处监督你的身体状况,我有信心你能处理好。」岩窟王指了指Master身后的自动贩卖机,「那儿有。」
「还有,我不是小孩子了。」
啤酒罐撞击机身的声音回荡在深夜的迦勒底休息室;Master有样学样仰头喝了一口,呛得连连咳出酒花,仿佛看戏的岩窟王又一次笑了起来。「怎样,和期待值差多远?」
「呸,真的是水,有酒精味的水,南丁格尔的消毒瓶闻起来都比这个够味儿。」
那是要死人的,岩窟王忍不住这么想,闭眼摇头把护士英灵举起消毒喷壶追杀的场景甩掉。Master又碎碎念了些什么,再抿了一口啤酒,将罐子往岩窟王怀里塞:「果然还是不行。」
「我可不是来收拾烂摊子的,Master。」
「只是一罐酒而已嘛。你不就当做喝水就好了。」
岩窟王毫不掩饰他的坏笑,消灭这个「烂摊子」的时候身子还在抖。「各方面来说你都很不满意,对吧?」
少女没有回话,看起来甚至有点懊恼。今晚的复仇者先生难得有耐心,花了点时间哄她去睡了;离开时往回走路过这个休息室,他又看了一眼自动贩卖机,眼睛里滑过一阵狡黠的光,随即回到走廊浓郁的夜影里,轻笑而去。

评论
热度(26)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