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2018/9/8    
2018/9/8 4  

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这里有一个原本稀松平常的周末,太阳白得像画纸,七月的风吹在身上烫得生痛。女孩儿在下午三点和友人准时在广场东门碰面,很快他们钻进商城里,舒适的冷气迅速将他们包裹起来。得救了,窒息感一扫而空。城里住户都有各自的空调房,在这该死的炎夏还能冒险穿过街道来消遣的人都是勇士,或者闲出焦虑的蘑菇人。女孩儿拉着友人跑到商场四楼,那儿有他们最喜欢的店,人也少得很,像是被按了静音键让他们倍感安心。友人问她那还不如待在家里打开网店,女孩儿说网店里店员和电波数据没有区别。

静音键被撤销了,天花板的喇叭里唱出呢喃般的配乐。楼层被排得密密麻麻,女孩儿和友人穿梭在橱窗、衣架和塑料假人组成的迷...

 

盒子里是少得可怜的拼图碎片。玩家把盒子翻过来,碎片掉了一地,他以为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把这些纸块摊开来挑挑拣拣,一定能把原图拼凑出来。事实上是不行的,每个碎块的边缘都对不上,明显是数量不够。他再怎么用力把碎片粘连起来都没用,他需要找,把更多的碎片找来。不用拼出一个成图,哪怕能串成连贯的一条线,玩家就胜利了。

 

大脑里有个牢子,不知道是谁在掌管,总之放人的时间全凭门锁的心情而定。你根本不知道到底它是心情好了就开还是心情差了就开,也许是极度愤怒的时候,也可能是放松愉悦的时候,还有可能是难过到世界上只剩下文字这一道具可以救人的时候。释放囚人之后囚人变成了掌控自己的神,一片空白的世界归神自己捏造和打理,成品交出去,有人拍手叫好有人将其骂入粪坑,不管怎样神爽到了;时间一到神又被关了进去,变回连门锁都打不开的平凡囚徒。

 
2018/6/14    

I lost you to the summer wind.

(质问箱有人问我看到这句话能想到什么片段……结果不单只不是片段,甚至还有点跑题……)


第1天。

海岸线边上的公路盘山而下,夏季的高温使沥青路上飘起层层热浪。海风吹过,一个男人站在缓坡上伸出手。

「需要帮助吗?」

女人在他身前停车,摇下车窗。「如果是要乘车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有劳。」

门开了,男人上了车。女人没有把车窗关上;即使是这样炎热的夏日,她仍然因为享受海风而感到快乐。

「先生要去哪里?」

「该下车的地方我会下车的。」

「是吗?那我开慢点,」女人没有因为这种模糊的说法而恼怒或是怀疑,记速表的指针往回倒了一些,「你是要去哪里工作吗?」

「不,我的工作就...

 
2018/3/3 9  

【你有一条新的回复】
……
「我不喜欢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照片和录像也是。甚至不喜欢从录音里听到自己的声音。不要误会了,我并不是因为讨厌自己才这样,我对我自己很满意——要怎么说呢?有种灵魂被分离了的不真实感,你记得哈利波特吗?有点像里面说的那个。」
「所有影像里的我,看上去都像是另一个人,另一个和我极度相似、又有微妙的区别之处的陌生人,我不敢和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对视,甚至不敢盯着他们的脸看。只要不看脸,我就有安全感,一看见他们的眼睛,我感觉自己灵魂本身就要被撕裂分解,然后被他们吞食入腹。这听起来很扯,仿佛什么玄幻小说,但我总会很不安。」
「是的,我知道,也许是一种心理病,如果有办法解决问题的话,我...

 

它肆无忌惮地生长、放大,吞食一切可以到达的空间,到了最后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眼前什么都没有。哦,不,还有它自己。
它伸手往上探一探,没碰到;向下摸一摸,够不着。它突然不认识自己了,「我是什么样的?我有多高?我长得对称吗?四肢健全吗?是丑是美?方的圆的?硬的软的?我是什么?我的眼里有我自己,我这般庞大,别人眼里也有我吗?」
忽然间它感觉到身体的哪个地方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很轻,但是很痛。啪!爆裂声吓得上天和大地抖三抖。它消失了,但它还是很痛。
观众们探头看了一眼,确认再也找不到它的任何踪迹,于是面面相觑,没有开口,脑海里却不约而同有一个声音在说话。
「下一个表演者是谁?」

 

东边的山头和西边的山头要吟风高歌,但他们互相听不见。它们开始滴泪,泪水一点点渗入溪流,细微无声的涌动,翻滚,向两者之间靠拢。或许像这样没有动静的话对方会无法察觉,于是它们让泪水从崖边一跃而下,发出足以撼动大地的碎裂声——东边的山和西边的山仍然是听不见对方。大地被惊醒,倾斜身子好聚拢那些喷洒四处的泪,让它们回到地面常年被划出的泪痕,好容易更快奔向目的地。这些苦劳泪水涌入了海,东西方的山换了形式在这里终于见了面,它们相拥、亲吻,浪涛澎湃,最后因为疲惫不堪归于平静,沉眠于海平面。

天空亲水,伸出手从海里捧起更多无形的水滴藏在怀里;过于贪婪注定要失去。云间装不下更多的水,溢出的部分获得了自由,跌入它...

 

神坐了下来。「有许多人类来我这里控诉你的罪行,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因为你在人类世界无处不在。你不想为你自己辩驳吗?」他没有回话。神合上了卷宗:「有人说希望我能开口下达命令,把你从这个世界驱逐出去。我明白你的冤情和痛苦,被造物主们这般嫌弃和痛恨很让人难过,不是吗?我记得很多年前,你刚出生。你被他们称作是最伟大的造物之一,小心翼翼地把你捧在怀里,向世人颂扬你即将成就的功德。当然你在人类手里成长得很快,你为他们创下的伟业多如牛毛,理论上来说你是人类的功臣,对不对?」他不做声,但神理解他。「我个人认为,他们控诉的罪行不属于你,属于他们自己。你是无辜的,你只是被他们利用了,因为你根本没有办法凭自己的意志来...

 

他过去不曾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或是什么一眼万年。但有些东西来得那么让人措手不及,当她第一次出现在他视线范围里,在他的大脑做出理性认知和判断之前,他的世界率先陷入了疯狂:河流在燃烧,山石在狂舞,阳光在高歌,天地在翻滚。他几乎失去了一切方向,他发现自己的心突然只剩下了一个目的地,那就是她。他想,一分钟以前的自己一定会嘲笑现在的他:你甚至还没和对方说上一句话,你凭什么爱上她,这样的爱情站不住脚,扎不下根,开不了花,结不出果。但他现在不想去考虑以后,哪怕自己扑向的是甜蜜温柔乡,还是蛇虎盘踞的魔境,不去触摸的话,哪里有资本谈后果。
他没有想过要拥有她。他只想被她拥有。

 

【原创】赴死的梦

713企划稿,企划完结撒花——
企划地址http://weibo.com/u/6224099808
【请配合透的一起阅读→走这里

1.
“我叫松田真理亚,一个不太起眼的女大学生,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就能毕业进入社会工作……本应是这样的。”
她咽了口唾沫,压下某种涌动的情绪继续说下去。
“现在是X年Y月Z日,中午12点整,我们在……曾经是池袋公园的废墟上做最后的搜寻。”
真理亚不知道自己在对谁说着这些信息,至少在她避过队伍来到公园破败的喷水池边上前,拿出只剩30%电量的手机按下录音键,背着手把手机藏在身后。也许自己是在瞒着什么人做这种录音工作,但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来自异世界某种的不可抗...

 

于她而言爱情的灵魂是难以体会的。不是说她曾经在爱情上受过多大的创伤,或是未曾品味过爱情的甘美所以对此无知。她实在理解不来身边人对于一段美妙感情经历的那种期盼和享受——或者说,放他人身上很懂,放她自己身上便不明白了。就像是巴蜀地区的人爱吃辣,她尚且知道辣的美味,但是她吃不得,不算害怕,不讨厌,但也喜欢不起来。她喜欢清淡的——没有爱情缠绕的生活在她的想象当中舒适而淡雅,不聒噪,不激烈,不甜腻。这样就好,她经常和友人说,这种舒适感我自己就能带给自己,何须麻烦别人?何况所谓适合自己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如果不是非常必要,那我不费这个功夫不也是一样活得舒服。友人常也回答:等你得到了一份理想的爱情时,你就不...

 

来栖加代【为了和松田的名字区别开来还是改了】
花嫁跑完那么久才想起来要补设定【……】
26的花店店员,日常表情很臭【……】
依旧是365问(略)
1.详细地描述下你的人物的发型。为什么她会选择这样的发型?她有多在意自己的发型?
-中长发,中分,接近发尾的地方松松地扎起来
因为懒得打理,也为了方便工作,就这么草草弄了一下
并不会很在意发型,「又不是要给谁看的,我自己爱咋弄咋弄」(主要是懒癌)

2.你的人物通常吃什么样的食物?她是个素食主义者么?她喜欢吃肉么?她是喜欢亲自下厨、下馆子或是吃方便食品?
-不喜欢吃太油腻的东西,虽然生活比较随便(。)
素荤均衡,没有特别的偏好
自己做饭吃的话会超随便,也许一个肉粒豌豆炒...

 

PC:松田加世
26岁的青年侦探,偏瘦,长得不高
问题也还是365问中的部分,也依旧是别人挑的题目(。)
老实讲这样挺好玩的(……)

1.你的人物早餐一般会吃什么? 

看心情?反正自己都能做,有时候是和食有时候是西式早餐,实在没时间了就嗑一杯咖啡了事,出门捞点巧克力或者糖果以备补充糖分
顺便松田是酸党,激酸挚爱(靠)

2.你的人物最不喜欢什么样的天气? 

下雨天,因为雨天给他一种压抑的感觉,闷闷的不舒服
以及雨天总会让一些案件的线索被冲洗掉这种可能性也让他有些不安(……)

3.你的人物最美好的童年回忆是什么?
● 如果你的人物有写日记的习惯,那么通过日记他会去回想 ...

 
2016/12/7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