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苏打

站内全部内容禁止转载‖
爬墙如风fo了没用‖
微博@毛切苏打水,头像@闇之亡民‖

もし、次に出会えることがあったなら
お前に何があったのか、聞かせてくれないか?

【Unlight】日出

洋馆里没有布劳预想的那样乱成一团,除了应该还躺在房间里的引导者和战士们略显紧张的表情以外,一切如常。

不过也是,从月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察觉到引导者似乎状况不佳(虽然她总说并没有大问题),即使沃肯协助检查人偶是否在硬件和软件上出现问题,都找不出一个结果来。

人偶并无大碍,但她看起来快要睡死过去了。

威廉又给布劳送来了安神的茶水——一周前他便开始这么做了,在他看来布劳似乎因为引导者的异常而变得更忙更累。布劳接过茶杯道谢,嘬了一口:“她醒了吗?”

“应该没有……我敲过门了,也说了晚饭时间已经到了,但引导者没有应门。”

“哎呀。再怎么睡懒觉也应该有个限度。”

话是这么说,布劳却没有抱怨的意...

之前的瑞狐本《来自二十光年外的问候》余本已开通贩链接,链接走这里→

为方便查阅,详细信息和试阅依旧如图!非常感谢支持这个本的各位!


如果可以收到repo就更好了

#CP2017SP#【瑞狐小说本《来自二十光年外的问候》】本子在cpsp首发,请多指教!!【摊位:D11「鬼天盟粉丝撸尾巴俱乐部」】
规格:A5/32p(正文)
字数:2w3
价格:15RMB
【更多信息请看图】
【敬请期待!!】

【Unlight】群山之歌

上一次ULO的小料内容,古鲁瓦尔多+威廉(无CP向)

 后续

-


死亡对你来说不是终点,而是另一种开始。它不是令你感到遗憾的事情,你的肉体死亡了,但灵魂却是永恒的。


1.

威廉·库鲁托醒来的时候,对于自己躺在一个从未见过的房间里这一点感到十分吃惊——因为在他昏迷之前,他记得自己是倒在山林深处的某棵树下才对。是被什么人救起来了吗……威廉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后脑勺,坐起来靠在了床头,这时正好房门被打开了。

“哦……醒了啊。”

一个身着灰黑色长袖衫的青年正单手托着一个木杯站在门口,浅灰色的头发被他用发胶固定成一个原本会稍显精神的发型,虽然他此...

【Unlight|古鲁瓦尔多】生命之歌

*古鲁瓦尔多2017生贺企划-疑惑/洛斐恩、玛尔菈

*AU;与R卡有关所以可能剧透;大量捏造


Don't you tell me what you think that I canbe

I'm the one at the sail

I'm the master of my sea, oh

The master of my sea, oh

I was broken from a young age

Taking my sulking to the masses

Write down my poems for the few

That looked at me...

【Unlight||2017古鲁瓦尔多生贺企划正式公开】


Happy birthday to Grunwald!!!

2017年古鲁瓦尔多生贺企划正式公开啦!!

企划地址在这里→☆☆☆

非常感谢各位的参与!!!!


(如企划页面内BGM链接无法打开或无法播放,可以搜索Save Rock and Roll-Fall Out Boy)

给菇的歌青,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请你有】

-

绿发青年抬着汗津津的手竖起拇指,背上是一个不鼓不瘪的行李包,墨绿色的防风外套和长裤把青年颀长的躯体与戈壁的紫外线和风沙彻底隔离;然而仍有一些碎发和沙尘随汗水沾在他的脸上,远远地看活像灰扑扑的仙人掌。

不,这样的比喻未免太失风雅。歌仙摇头把结语甩出脑海,在那青年的跟前停下车。“这条公路不那么容易搭到顺风车吧,嗯?”歌仙摇下车窗用英语说道,“去哪里?”

“谢谢啦。”青年打开车门把背包放在后座,自己则坐上了副驾座的位置。“我随便哪里都可以,你就当做是载了个会说话的座椅就行;到了合适的地方我会下车离开的,啊路费油费我也会好好付的哦?”

“你…...

一个猜想,使者们

-

“参赛者们并没有死去,他们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回到一切最初的混沌之中,将他们恢复到原本的模样而已。”
“啊啊当然了,他们的笑容和热情也是相当迷人的,这番美景并不会失去,因为已经被我们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了呀!”
“可是他们唯独没有学会何为畏惧,这一点让我们很头疼。所以需要稍微教育一番。”
“你可不要代表我们!啊,失态了——可是在回归本源之前再多学一些也并不是坏事,对吧?”
“回归本源是为了能够创造出更适合这个宇宙的景象而已,为此感到荣幸吧!”
“最初的那位做得不好没关系,我们可以为他修正。”

喜多川鬼狐

只是个魔改……都认不出来这是鬼狐了

【凹凸世界】天使如是说

(一个想法……脑洞?)
-
“神使们把创世者的人偶投放到大地上,看他们肆意成长。他们从不担心人偶们会叛逆他们,因为人偶们做不到。
“人偶们是不知道这一层的,只知道自己和世界由神而生。于是人偶们开始繁衍下一代,再下一代,逐渐积累了力量,还有他们怀抱的‘希望’。跳脱神使的眼睛以外他们比人还要像人,他们懂得喜怒哀乐,明白什么是欢喜憎恶,懂得什么是怜悯冷漠。这些神使们无法拥有的东西每一样他们都学会了。
“而他们身上都拥有着七神使另一种没有的东西。某种成长积累的‘力量’,它随进化而来。人偶们进化了,吸收了来自大地的元力,这是高高在上的神使们不能直接获取的——他们不屑于接触肮脏的沃土。但是神使们又需要这个力量——...

【凹凸世界|瑞狐】杀死格瑞

现在他就端着一把枪。百人积分集中在他手上,弄来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不算什么。但是除了这把枪他也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鬼狐打从心底里明白自己是无法杀死格瑞的,无法战胜他这一事实自己早就清楚了。他也渴望战胜他,这是当然的。手里不管是假借他人的武器,还是这把再普通不过的手枪,只要他想,格瑞就能在他眼前步入鬼门关——鬼狐这么坚信着。伤口抵在格瑞的后脑勺(鬼狐不想看到他的脸),仿佛两者生来便是一体的——鬼狐扣下扳机,消音器里头“噗”的一声,沉闷如鬼狐夜夜埋在喉咙里憎恶的呻吟。硝烟飘着嘲笑的刺鼻气味,消散在空气里,落在格瑞的白发上。鬼狐知道现在格瑞的前额会多出一个暗红的深渊,懊悔会随他的脑浆和血液喷涌而出,但格...

© 柠檬苏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