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切/毛/モ||主同人,偶尔有原创||
站内所有内容除熟人和授权外,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wb@毛切夫毛斯达||
主页内放有长期开放的提问箱,提问时请注明从lof发起提问||
头像lof@透明巢穴||封面lof@把毫无果断力的想法隐藏在纯白里

【JOJO5】愚弄

黑色安息日x黄金体验,雷请迅速退出本页面((

(太奥妙了这个组合)


黄金体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周围几乎一片漆黑,远处有一束暖光透过疑似天窗的空洞漏进来,映在地上的光亮面不大,只有人脸大小。它发现自己能动了,又借着那点光确认自己身体毫发无伤,于是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比平时要小得多;再留意四周,没有人类的动静——当然乔鲁诺也不在。

黄金体验无法明白自己身处何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意识到的事只有一件:自己脱离乔鲁诺而存在是不可能的,且自己大多数行动思考由乔鲁诺控制支配才对。本能使得黄金体验得出另一个结论,那就是可能有其他替身进行了攻击,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脱离此处,回到...

 

亲友说想看,所以写了(久违的)

那时候的父皇还没有病倒,哥哥们也都还在城内十分活跃,母后的眼神也还没有那么冰冷犀利。
夏季的午后又闷又热,穿梭于走廊的女仆们都在抱怨,刚晒出去的衣服和被褥可能又要收回来了。古鲁瓦尔多跑过时她们匆忙低头行礼,目送小王子远离后才敢开始她们的窃窃私语。不受欢迎的三王子又往后花园跑啦,前两天的换洗衬衫好像有奇怪的污渍啦,今天收到皇后把晚餐送到小王子房间的吩咐啦,七嘴八舌说个不停,不过即便是古鲁瓦尔多已经跑远,他也能猜个大概——他和家庭成员的关系话题不外乎就是这些东西,年幼的他也并不是不清楚议论者是否有恶意,反正这总比在议事厅和父皇说话的那些老骨头好多了。
有雷声从远处山区...

 

【YGO/5ds|安提诺米中心】寂静行星

【去年送给团团的文】


    当那一抹耀眼的白光随游星一起消失时,黑洞里的光源只剩下三角鹰行驶擦出的火花。安提诺米已经听不见游星竭力的呼喊,这会儿他才留意到他的爱车已经发出刺耳的哀鸣;D轮内部最后一声爆裂声响过后,安提诺米能感觉到耳边的风停了下来,黑洞回归到它应有的寂静。

    该结束了吧?接下来是要在这个虚无里永远漂流,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消散成为这黑暗的一部分,安提诺米说不上来,反正对于世人来说他已经消失了,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地方。倦意猛然来袭,安提诺米重重地靠在座椅靠背上,合上了眼。他原本还挺担心Z-ONE...

 

【捏造的经历】

第一次和母亲开口的时候,典明清楚看到母亲眼里有一丝恐慌闪过,但她很快镇定下来蹲在他面前,用安抚的口吻说道:典明,今天补习班先请个假,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孩子很想说他并没有生病,他看到的都是真的,但母亲已经去客厅打电话,他听见母亲和老师的通话内容,于是他站在走廊上低头发了会儿呆。典明又抬头看向身旁,说:「为什么妈妈看不见你?」身边出现的家伙像故事书里的妖怪一样,它漂浮在空中与典明的身高齐平,睁着金色双眼一动不动,浑身闪烁漂亮的绿色光芒。「像绿宝石一样……」典明的双眼也一样明亮起来,他伸手摸了摸宝石一般的家伙,却什么也没摸到,小手接触到的依然是十二月凉凉的空气。走廊有些冷,见母亲...

 

ooc,ooc,你俩是谁

-

猎人登上了船,尽管并没有人邀请他。他用不着担心被人发现,夜深了,甲板上只有望风的几个水手,而他走在船舱投下的阴影里。就算被发现了,猎人也有自信全身而退,腰间可是挂上了他的爱刀呢。他踩着从舷窗透进来的月光靠近船长室,门微微开了一条缝,猎人依稀看到里头摇曳的烛火。
「请进,」猎人听见船长说,「我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你可从未这样不守时过,猎人先生。」
露骨的邀请反而让猎人站在原地,他隔门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是我,神代船长——或者喊你纳修?那可笑的通缉令上是这么写的。」
「噢……虽说随你喜欢就好,但神代是你所熟悉的那个我,而纳修对你而言是陌生人。」
船长似乎也不喜欢与猎人面对面...

 
2018/4/7 5  

【fgo|岩窟王】父与“子”

一八一四年,马赛港。

有两位穿着显然与码头上的人群格格不入的少女,站立在一处商铺橱窗前在等着什么人,其中一位更是因为手持的盾牌和贴身盔甲引人注目,她把脸藏在这巨大的盾牌后边,有些手足无措;旁边的另一位则身着黑色斗篷,不停朝通往市内的街道望去,看上去十分焦急。

 “前辈……”

 “再等一等,玛修,他说很快就回来的,毕竟他很熟悉这个地方。不过当初就应该拜托达芬奇亲多准备一套适合战斗但又像常服的套装给你才是……谁能想到转移途中坐标会偏离成这样,直接来到这种人来人往的海港上嘛!”

斗篷少女的脚尖时不时点着地面,似乎再过一会儿就要带着被她称作玛修的女孩离开这里,自己去找她们在...

 

复仇鬼做了个梦。

梦中的他发丝尚未白透,衣衫褴褛,双脚赤裸。沉重的镣铐在他行走于荆棘地时当啷作响,金属摩擦着他的脚踝,薄血悄然渗出。当啷,当啷,宽广得不合常理的荆棘地里,没有可以前往尽头。

“我的孩子啊,到这边来。”

青年循声望去。身后的神甫同样锁着镣铐,但那铁块仿佛失去了重量一般飘在神甫的脚下;与青年不同,老神甫的所处之地是一片海。他如神降临般悬在海浪之上,向青年伸出了手。

“法利亚神甫……!”

枯干的旅者渴求甘泉,无辜的囚犯盼望解放。于爱德蒙而言法利亚便是他的神,他的第二父亲。他拖着镣铐走向法利亚,地上的荆棘扎得他生疼,一步,再一步,很快就能触碰到父亲的手了——但是为何老人的脸上...

 

夜里的休息室里传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原本只是路过门口的一个人影闻声停下,那人走了进去。
「打火机坏了?」
「啊。也许是燃料用完了。」
坐在休息室的岩窟王抬头看着他的御主。「这个点为什么还在这里?」
「啊,嗯……睡不着。」
「呼。明明肉体上总是很劳累,却也会失眠吗?精神上的负荷也很大吧。」
藤丸的视线随岩窟王的手游走。那双手接过藤丸递过去的另一只打火机,噗,火苗点燃了被岩窟王叼在嘴里的香烟。烟草燃烧的气味飘散在休息室里。
「为什么你总喜欢在夜里坐这儿呢?」
「你该不会每晚都失眠吧?」
刚想开口反问为什么对方会察觉到,藤丸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先暴露了。也许如你所说,是精神负荷也不小吧,她小声说。休息室里没有开灯,外...

 

本来卫星区的孩子大多是对「生日」这种东西没有多少概念的,对于物资缺乏的卫星区而言,降生的新成员越少越好,免得他们受苦,以及避免更多的资源消耗。只有修道院的孤儿以及附近的孩子有幸过生日,虽然没有市区的孩子能尝到的香甜蛋糕,但有玛莎做的暖身姜汁饼干,以及修道院成员们给予的祝福。
那年玛莎难得拿到了即食拉面,赶在入夜前带了回去。孤儿们兴冲冲一拥而上,吵闹间玛莎特地拿了一碗泡好,再加了个鸡蛋。她说:「这是今天的寿星拥有的特权哦!」这一碗独特的拉面被送到孩子当中最高个子的那一个面前,金发的孩子说不出话,但眼里闪着兴奋和骄傲。

多年后杰克终于有机会休假回到车库,虽然已经是傍晚,但游星还在研究所,克劳在通讯...

 

YGO IF MUSIC PARTY企划文→企划地址

这篇是杰克·阿特拉斯(5D's),感谢阅读!【不含CP向请注意】

曲目地址→

不知道被和谐的是什么字于是请走→《胜者的第一个故事》

主催也辛苦了!!!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