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の思い

=毛切/毛/モ||主同人,偶尔有原创||
站内所有内容除熟人和授权外,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wb@毛切苏打水||
主页内放有长期开放的提问箱,提问时请注明从lof发起提问||
头像lof@透明巢穴||封面lof@把毫无果断力的想法隐藏在纯白里

ooc,ooc,你俩是谁

-

猎人登上了船,尽管并没有人邀请他。他用不着担心被人发现,夜深了,甲板上只有望风的几个水手,而他走在船舱投下的阴影里。就算被发现了,猎人也有自信全身而退,腰间可是挂上了他的爱刀呢。他踩着从舷窗透进来的月光靠近船长室,门微微开了一条缝,猎人依稀看到里头摇曳的烛火。
「请进,」猎人听见船长说,「我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你可从未这样不守时过,猎人先生。」
露骨的邀请反而让猎人站在原地,他隔门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是我,神代船长——或者喊你纳修?那可笑的通缉令上是这么写的。」
「噢……虽说随你喜欢就好,但神代是你所熟悉的那个我,而纳修对你而言是陌生人。」
船长似乎也不喜欢与猎人面对面...

2018岩窟王(fgo)中心企划“Edmond's Journey”开宣!

企划详细规则如图,企划页面→Edmond's Journey

欢迎各位参与!!


【fgo|岩窟王】父与“子”

一八一四年,马赛港。

有两位穿着显然与码头上的人群格格不入的少女,站立在一处商铺橱窗前在等着什么人,其中一位更是因为手持的盾牌和贴身盔甲引人注目,她把脸藏在这巨大的盾牌后边,有些手足无措;旁边的另一位则身着黑色斗篷,不停朝通往市内的街道望去,看上去十分焦急。

 “前辈……”

 “再等一等,玛修,他说很快就回来的,毕竟他很熟悉这个地方。不过当初就应该拜托达芬奇亲多准备一套适合战斗但又像常服的套装给你才是……谁能想到转移途中坐标会偏离成这样,直接来到这种人来人往的海港上嘛!”

斗篷少女的脚尖时不时点着地面,似乎再过一会儿就要带着被她称作玛修的女孩离开这里,自己去找她...

复仇鬼做了个梦。

梦中的他发丝尚未白透,衣衫褴褛,双脚赤裸。沉重的镣铐在他行走于荆棘地时当啷作响,金属摩擦着他的脚踝,薄血悄然渗出。当啷,当啷,宽广得不合常理的荆棘地里,没有可以前往尽头。

“我的孩子啊,到这边来。”

青年循声望去。身后的神甫同样锁着镣铐,但那铁块仿佛失去了重量一般飘在神甫的脚下;与青年不同,老神甫的所处之地是一片海。他如神降临般悬在海浪之上,向青年伸出了手。

“法利亚神甫……!”

枯干的旅者渴求甘泉,无辜的囚犯盼望解放。于爱德蒙而言法利亚便是他的神,他的第二父亲。他拖着镣铐走向法利亚,地上的荆棘扎得他生疼,一步,再一步,很快就能触碰到父亲的手了——但是为何老人的脸上...

夜里的休息室里传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原本只是路过门口的一个人影闻声停下,那人走了进去。
「打火机坏了?」
「啊。也许是燃料用完了。」
坐在休息室的岩窟王抬头看着他的御主。「这个点为什么还在这里?」
「啊,嗯……睡不着。」
「呼。明明肉体上总是很劳累,却也会失眠吗?精神上的负荷也很大吧。」
藤丸的视线随岩窟王的手游走。那双手接过藤丸递过去的另一只打火机,噗,火苗点燃了被岩窟王叼在嘴里的香烟。烟草燃烧的气味飘散在休息室里。
「为什么你总喜欢在夜里坐这儿呢?」
「你该不会每晚都失眠吧?」
刚想开口反问为什么对方会察觉到,藤丸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先暴露了。也许如你所说,是精神负荷也不小吧,她小声说。休息室里没有开灯,外...

错字了重发……
p2瞎胡扯的fgo伯爵水仙三轮车,(私设)水手唐泰斯×岩窟王,雷请关掉页面

本来卫星区的孩子大多是对「生日」这种东西没有多少概念的,对于物资缺乏的卫星区而言,降生的新成员越少越好,免得他们受苦,以及避免更多的资源消耗。只有修道院的孤儿以及附近的孩子有幸过生日,虽然没有市区的孩子能尝到的香甜蛋糕,但有玛莎做的暖身姜汁饼干,以及修道院成员们给予的祝福。
那年玛莎难得拿到了即食拉面,赶在入夜前带了回去。孤儿们兴冲冲一拥而上,吵闹间玛莎特地拿了一碗泡好,再加了个鸡蛋。她说:「这是今天的寿星拥有的特权哦!」这一碗独特的拉面被送到孩子当中最高个子的那一个面前,金发的孩子说不出话,但眼里闪着兴奋和骄傲。

多年后杰克终于有机会休假回到车库,虽然已经是傍晚,但游星还在研究所,克劳在通讯...

YGO IF MUSIC PARTY企划文→企划地址

这篇是杰克·阿特拉斯(5D's),感谢阅读!【不含CP向请注意】

曲目地址→

不知道被和谐的是什么字于是请走→《胜者的第一个故事》

主催也辛苦了!!!


YGO IF MUSIC PARTY企划文→企划地址

图片也被屏蔽了……走这里吧→《夜星的诗》

这篇是关于天城快斗(Zexal)的文,感谢阅读!

曲目地址→

不知道被和谐的是什么字于是干脆换成图片模式,回头补个文字版链接

主催也辛苦了!!!


给菇的歌青,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请你有】

-

绿发青年抬着汗津津的手竖起拇指,背上是一个不鼓不瘪的行李包,墨绿色的防风外套和长裤把青年颀长的躯体与戈壁的紫外线和风沙彻底隔离;然而仍有一些碎发和沙尘随汗水沾在他的脸上,远远地看活像灰扑扑的仙人掌。

不,这样的比喻未免太失风雅。歌仙摇头把结语甩出脑海,在那青年的跟前停下车。“这条公路不那么容易搭到顺风车吧,嗯?”歌仙摇下车窗用英语说道,“去哪里?”

“谢谢啦。”青年打开车门把背包放在后座,自己则坐上了副驾座的位置。“我随便哪里都可以,你就当做是载了个会说话的座椅就行;到了合适的地方我会下车离开的,啊路费油费我也会好好付的哦?”

“你…...

一个猜想,使者们

-

“参赛者们并没有死去,他们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回到一切最初的混沌之中,将他们恢复到原本的模样而已。”
“啊啊当然了,他们的笑容和热情也是相当迷人的,这番美景并不会失去,因为已经被我们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了呀!”
“可是他们唯独没有学会何为畏惧,这一点让我们很头疼。所以需要稍微教育一番。”
“你可不要代表我们!啊,失态了——可是在回归本源之前再多学一些也并不是坏事,对吧?”
“回归本源是为了能够创造出更适合这个宇宙的景象而已,为此感到荣幸吧!”
“最初的那位做得不好没关系,我们可以为他修正。”

喜多川鬼狐

只是个魔改……都认不出来这是鬼狐了

【凹凸世界】天使如是说

(一个想法……脑洞?)
-
“神使们把创世者的人偶投放到大地上,看他们肆意成长。他们从不担心人偶们会叛逆他们,因为人偶们做不到。
“人偶们是不知道这一层的,只知道自己和世界由神而生。于是人偶们开始繁衍下一代,再下一代,逐渐积累了力量,还有他们怀抱的‘希望’。跳脱神使的眼睛以外他们比人还要像人,他们懂得喜怒哀乐,明白什么是欢喜憎恶,懂得什么是怜悯冷漠。这些神使们无法拥有的东西每一样他们都学会了。
“而他们身上都拥有着七神使另一种没有的东西。某种成长积累的‘力量’,它随进化而来。人偶们进化了,吸收了来自大地的元力,这是高高在上的神使们不能直接获取的——他们不屑于接触肮脏的沃土。但是神使们又需要这个力量——...

p5风格玩着很爽……(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