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我的文字能让你们感动和快乐,那便是我的荣幸

【YGO/5ds|安提诺米中心】寂静行星

【去年送给团团的文】


    当那一抹耀眼的白光随游星一起消失时,黑洞里的光源只剩下三角鹰行驶擦出的火花。安提诺米已经听不见游星竭力的呼喊,这会儿他才留意到他的爱车已经发出刺耳的哀鸣;D轮内部最后一声爆裂声响过后,安提诺米能感觉到耳边的风停了下来,黑洞回归到它应有的寂静。

    该结束了吧?接下来是要在这个虚无里永远漂流,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消散成为这黑暗的一部分,安提诺米说不上来,反正对于世人来说他已经消失了,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地方。倦意猛然来袭,安提诺米重重地靠在座椅靠背上,合上了眼。他原本还挺担心Z-ONE...

 

ooc,ooc,你俩是谁

-

猎人登上了船,尽管并没有人邀请他。他用不着担心被人发现,夜深了,甲板上只有望风的几个水手,而他走在船舱投下的阴影里。就算被发现了,猎人也有自信全身而退,腰间可是挂上了他的爱刀呢。他踩着从舷窗透进来的月光靠近船长室,门微微开了一条缝,猎人依稀看到里头摇曳的烛火。
「请进,」猎人听见船长说,「我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你可从未这样不守时过,猎人先生。」
露骨的邀请反而让猎人站在原地,他隔门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是我,神代船长——或者喊你纳修?那可笑的通缉令上是这么写的。」
「噢……虽说随你喜欢就好,但神代是你所熟悉的那个我,而纳修对你而言是陌生人。」
船长似乎也不喜欢与猎人面对面...

 
2018/4/7 5  

本来卫星区的孩子大多是对「生日」这种东西没有多少概念的,对于物资缺乏的卫星区而言,降生的新成员越少越好,免得他们受苦,以及避免更多的资源消耗。只有修道院的孤儿以及附近的孩子有幸过生日,虽然没有市区的孩子能尝到的香甜蛋糕,但有玛莎做的暖身姜汁饼干,以及修道院成员们给予的祝福。
那年玛莎难得拿到了即食拉面,赶在入夜前带了回去。孤儿们兴冲冲一拥而上,吵闹间玛莎特地拿了一碗泡好,再加了个鸡蛋。她说:「这是今天的寿星拥有的特权哦!」这一碗独特的拉面被送到孩子当中最高个子的那一个面前,金发的孩子说不出话,但眼里闪着兴奋和骄傲。

多年后杰克终于有机会休假回到车库,虽然已经是傍晚,但游星还在研究所,克劳在通讯...

 

YGO IF MUSIC PARTY企划文→企划地址

这篇是杰克·阿特拉斯(5D's),感谢阅读!【不含CP向请注意】

曲目地址→

不知道被和谐的是什么字于是请走→《胜者的第一个故事》

主催也辛苦了!!!


 

YGO IF MUSIC PARTY企划文→企划地址

图片也被屏蔽了……走这里吧→《夜星的诗》

这篇是关于天城快斗(Zexal)的文,感谢阅读!

曲目地址→

不知道被和谐的是什么字于是干脆换成图片模式,回头补个文字版链接

主催也辛苦了!!!


 

他眼前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黑,耳边响起电流游过的声音。怕摔倒的他伸出双臂,期盼手掌能触碰一些什么为自己找到踏实感,却又害怕摸到令他颤抖的未知物。他重新变回了那个无法哭泣的孩子,徒劳地在黑暗中抓挠,可他抓住的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片。
可恨极了,他看不见那纸片是什么模样,只懂得把它用力撕开两片,四片,八片,直至它化为碎末。他的呜咽只有一位听众,那就是他自己。
那电流声逐渐拼凑成完整的语句,它一点点被放大至他难以忍受的响度,告诉他「你输了」,告诉他「你永远逃不出这里」。
「不——」
可喜可贺,他回到了熟悉又冰冷的房间,睡衣被汗水浸透;角落里的机械滋滋响,大约是在待机状态。
梦醒了;天亮了。

 

男孩静悄悄走进房间。床上躺着的青年并没有真正入睡,这一点男孩是知道的:自己在他身边进入梦乡以前,哥哥不会轻易闭上眼睛。男孩爬上床在他身边躺下,往他怀里蹭了蹭。
「冷吗?」
男孩摇头,把被子往青年身上拉了拉。
「要听睡前故事吗?」
男孩又摇头。「我有歌要唱给哥哥听,哥哥愿意听吗?」
他把原本拿在手里的工作资料放回床头柜,握住男孩温软的手。男孩的声音很轻,就像哥哥过去给他讲的故事那样。歌声里有春风,有飞蝶,有香甜的糖,有遥远的星,还有静谧宽广的宇宙。
他第二次在男孩的注视下闭了眼,悄然无声步入睡眠。「哥哥,好梦。」男孩同样在梦里说道。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