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の思い

=毛切/毛/モ||主同人,偶尔有原创||
站内所有内容除熟人和授权外,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wb@毛切苏打水||
主页内放有长期开放的提问箱,提问时请注明从lof发起提问||
头像lof@透明巢穴||封面lof@把毫无果断力的想法隐藏在纯白里

一点关于左轮的我流想法(不是文,只是零碎的叙述),梗来自群里发的一张图:黑发小鸿上坐在轮椅上,旁边是单膝跪下捧起他的手的海澜之家左轮(被左轮送去墓地)
ooc,谨慎阅读

鸿上少爷他几乎没有小时候的照片,从决定要为父亲办事的那一刻起就把自己的过去隐藏起来,有太多不必要的感性因素也许会影响到计划的施行
他很少提及自己的名字,更多的是对外称自己的VRAINS代号
丢弃了名字的少爷在一次VRAINS系统问题的时候陷入了一个数据空隙,虽然想办法离开不算是难事却费了点时间,等待浮士德他们的救援时他在这个空无一物的地方闲着溜达
走着走着左轮突然发现自己虚拟形象渐渐变回自己在现实的样子,本以为是在无意中登出,却仍然...

他眼前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黑,耳边响起电流游过的声音。怕摔倒的他伸出双臂,期盼手掌能触碰一些什么为自己找到踏实感,却又害怕摸到令他颤抖的未知物。他重新变回了那个无法哭泣的孩子,徒劳地在黑暗中抓挠,可他抓住的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片。
可恨极了,他看不见那纸片是什么模样,只懂得把它用力撕开两片,四片,八片,直至它化为碎末。他的呜咽只有一位听众,那就是他自己。
那电流声逐渐拼凑成完整的语句,它一点点被放大至他难以忍受的响度,告诉他「你输了」,告诉他「你永远逃不出这里」。
「不——」
可喜可贺,他回到了熟悉又冰冷的房间,睡衣被汗水浸透;角落里的机械滋滋响,大约是在待机状态。
梦醒了;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