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苏打

站内全部内容禁止转载‖
爬墙如风fo了没用‖
微博@毛切苏打水,头像@闇之亡民‖

もし、次に出会えることがあったなら
お前に何があったのか、聞かせてくれないか?

东边的山头和西边的山头要吟风高歌,但他们互相听不见。它们开始滴泪,泪水一点点渗入溪流,细微无声的涌动,翻滚,向两者之间靠拢。或许像这样没有动静的话对方会无法察觉,于是它们让泪水从崖边一跃而下,发出足以撼动大地的碎裂声——东边的山和西边的山仍然是听不见对方。大地被惊醒,倾斜身子好聚拢那些喷洒四处的泪,让它们回到地面常年被划出的泪痕,好容易更快奔向目的地。这些苦劳泪水涌入了海,东西方的山换了形式在这里终于见了面,它们相拥、亲吻,浪涛澎湃,最后因为疲惫不堪归于平静,沉眠于海平面。

天空亲水,伸出手从海里捧起更多无形的水滴藏在怀里;过于贪婪注定要失去。云间装不下更多的水,溢出的部分获得了自由,跌入它...

神坐了下来。「有许多人类来我这里控诉你的罪行,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因为你在人类世界无处不在。你不想为你自己辩驳吗?」他没有回话。神合上了卷宗:「有人说希望我能开口下达命令,把你从这个世界驱逐出去。我明白你的冤情和痛苦,被造物主们这般嫌弃和痛恨很让人难过,不是吗?我记得很多年前,你刚出生。你被他们称作是最伟大的造物之一,小心翼翼地把你捧在怀里,向世人颂扬你即将成就的功德。当然你在人类手里成长得很快,你为他们创下的伟业多如牛毛,理论上来说你是人类的功臣,对不对?」他不做声,但神理解他。「我个人认为,他们控诉的罪行不属于你,属于他们自己。你是无辜的,你只是被他们利用了,因为你根本没有办法凭自己的意志来...

他过去不曾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或是什么一眼万年。但有些东西来得那么让人措手不及,当她第一次出现在他视线范围里,在他的大脑做出理性认知和判断之前,他的世界率先陷入了疯狂:河流在燃烧,山石在狂舞,阳光在高歌,天地在翻滚。他几乎失去了一切方向,他发现自己的心突然只剩下了一个目的地,那就是她。他想,一分钟以前的自己一定会嘲笑现在的他:你甚至还没和对方说上一句话,你凭什么爱上她,这样的爱情站不住脚,扎不下根,开不了花,结不出果。但他现在不想去考虑以后,哪怕自己扑向的是甜蜜温柔乡,还是蛇虎盘踞的魔境,不去触摸的话,哪里有资本谈后果。
他没有想过要拥有她。他只想被她拥有。

于她而言爱情的灵魂是难以体会的。不是说她曾经在爱情上受过多大的创伤,或是未曾品味过爱情的甘美所以对此无知。她实在理解不来身边人对于一段美妙感情经历的那种期盼和享受——或者说,放他人身上很懂,放她自己身上便不明白了。就像是巴蜀地区的人爱吃辣,她尚且知道辣的美味,但是她吃不得,不算害怕,不讨厌,但也喜欢不起来。她喜欢清淡的——没有爱情缠绕的生活在她的想象当中舒适而淡雅,不聒噪,不激烈,不甜腻。这样就好,她经常和友人说,这种舒适感我自己就能带给自己,何须麻烦别人?何况所谓适合自己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如果不是非常必要,那我不费这个功夫不也是一样活得舒服。友人常也回答:等你得到了一份理想的爱情时,你就不...

© 柠檬苏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