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切/毛/モ||主同人,偶尔有原创||
站内所有内容除熟人和授权外,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wb@毛切夫毛斯达||
主页内放有长期开放的提问箱,提问时请注明从lof发起提问||
头像lof@透明巢穴||封面lof@把毫无果断力的想法隐藏在纯白里

【fgo|岩窟王】最后一站

懒得另外再发一次了

Edmond's Journey:

岩窟王/海黛+孔切塔/乡间、城镇

作者:星屑の思い

  


-涉及岩窟王英灵传承轶闻广播剧剧透

  


“吁——”

  

马车停在了市集土路旁的一个摊位面前,旁边仍有不少人皱眉侧身走过:驾车而来的大多是有钱大爷,就算是这样挡了路,一般商人敢怒不敢言。有人从车厢走了下来,墨绿的斗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下...

 

fgo岩窟王中心企划《Edmond's Journey》稿件公开!

主页及作品走这里→

非常抱歉的是规模真的很小orz

感谢各位的参与和观赏!


可以的话请配合BGM食用!

 

【fgo|岩窟王】父与“子”

一八一四年,马赛港。

有两位穿着显然与码头上的人群格格不入的少女,站立在一处商铺橱窗前在等着什么人,其中一位更是因为手持的盾牌和贴身盔甲引人注目,她把脸藏在这巨大的盾牌后边,有些手足无措;旁边的另一位则身着黑色斗篷,不停朝通往市内的街道望去,看上去十分焦急。

 “前辈……”

 “再等一等,玛修,他说很快就回来的,毕竟他很熟悉这个地方。不过当初就应该拜托达芬奇亲多准备一套适合战斗但又像常服的套装给你才是……谁能想到转移途中坐标会偏离成这样,直接来到这种人来人往的海港上嘛!”

斗篷少女的脚尖时不时点着地面,似乎再过一会儿就要带着被她称作玛修的女孩离开这里,自己去找她们在...

 

复仇鬼做了个梦。

梦中的他发丝尚未白透,衣衫褴褛,双脚赤裸。沉重的镣铐在他行走于荆棘地时当啷作响,金属摩擦着他的脚踝,薄血悄然渗出。当啷,当啷,宽广得不合常理的荆棘地里,没有可以前往尽头。

“我的孩子啊,到这边来。”

青年循声望去。身后的神甫同样锁着镣铐,但那铁块仿佛失去了重量一般飘在神甫的脚下;与青年不同,老神甫的所处之地是一片海。他如神降临般悬在海浪之上,向青年伸出了手。

“法利亚神甫……!”

枯干的旅者渴求甘泉,无辜的囚犯盼望解放。于爱德蒙而言法利亚便是他的神,他的第二父亲。他拖着镣铐走向法利亚,地上的荆棘扎得他生疼,一步,再一步,很快就能触碰到父亲的手了——但是为何老人的脸上...

 

你明明也爱着世人。

胡说,你有什么根据,我只是做本是正确的事而已。你不能凭你自己的想法对我下结论。

你看不得人类的痛,你认为人类拥有痛苦是错误的,这不就是你爱他们的证据吗?

你要将其称之为「爱」?爱是什么,不爱又是什么,无爱又是什么?

你因为这些脆弱又强大的生命而感到难过。你想让这颗行星(地球)上唯一造出文明的生命得到幸福,哪怕你只是因为这样才是正确的。有多少恶魔希望撕碎人类甜美的梦?

那你又怎么说。你对他们有「爱」吗?

我吗?
我爱他们和他们的所有,给迪亚。

 

去年←

“梅林,去年您跟我提到医生的手来着。”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梅林捧着杯子等待立香的下一句发问;这次喝的是甜牛奶。
“您看到戒指了吗?”
“唔。也许吧?”
“……我……那,为什么——”
“为什么我上次说的时候没有提到戒指的事情?”因为立香欲言又止,梅林便帮他把话说完整。“是这个意思吗?”
少年沉默了。
“剧透是不对的。”
“……就是您这种说话方式才会被讨厌的,”立香失笑,“但您说的对。”
“就算我想说,罗马尼和那位全能天才也会阻止我的哦?”
“也是啊……不,怎么说,我没有埋怨或者说丧气话的意思,我想说……医生一个人背负太多东西,如果我能帮他分担一些,哪怕只有一点点,那就好了。”
梅林起身到房间的另一头,拿了...

 
2018/2/3 2  

夜里的休息室里传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原本只是路过门口的一个人影闻声停下,那人走了进去。
「打火机坏了?」
「啊。也许是燃料用完了。」
坐在休息室的岩窟王抬头看着他的御主。「这个点为什么还在这里?」
「啊,嗯……睡不着。」
「呼。明明肉体上总是很劳累,却也会失眠吗?精神上的负荷也很大吧。」
藤丸的视线随岩窟王的手游走。那双手接过藤丸递过去的另一只打火机,噗,火苗点燃了被岩窟王叼在嘴里的香烟。烟草燃烧的气味飘散在休息室里。
「为什么你总喜欢在夜里坐这儿呢?」
「你该不会每晚都失眠吧?」
刚想开口反问为什么对方会察觉到,藤丸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先暴露了。也许如你所说,是精神负荷也不小吧,她小声说。休息室里没有开灯,外...

 

消失的瞬间,他看见那个本应是脆弱的人类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可那双眼也有泪光闪过。盖提亚读不懂为何表示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的事物会同时出现在御主的脸上,但他决定擅自将其理解为「充实」——他在神殿里度过了太漫长的时光,却未曾有过这样的感受,哪怕在不久前他仍然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达成目的。人类这种只有有限生命的存在是那么的不可思议,盖提亚忽然觉得自己多多少少明白了为何玛修拒绝他的邀请和怜悯,为何这个御主即使最后孤身一人也敢与自己对抗。
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才拼命争取和守护;因为有过自身的努力,所以得到的一切才会难能可贵;因为得到这份独有的珍贵,所以人类才会在苦痛和死亡面前依然能感到幸福。
盖提亚看着他渐...

 

昨晚睡前想到的脑洞,懒得写成文直接这样发,姑且当做小零食吃吃就好

-

安徒生真是十分可爱,御主突然这么当面评价

被称赞的人没有肯定,但是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但是看上去很高兴,说着那小子又给我带了一壶咖啡过来,我请你喝一点,就真的给御主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借书结果不小心目睹全程的罗马尼表示安徒生先生还真是不抗拒这种赞美,可以说是有些不要脸了,结果被安徒生光炮轰出门

虽然就这个外表来讲“可爱”一词非常适用且恰当,但是伟大如安徒生被这样说多了果然还是会腻味,「现在的年轻人想象力太匮乏,要说赞美之词的话这种贫瘠的词汇量怎么能行,不可以,我要做个调查,说不定能成为新的一次人类观察实验,还能作为...

 

【fgo】有酒今朝醉(上)

伯爵咕哒子成分
-

复仇者先生哼着在Master听来非常陌生的小曲儿,晃动手里的啤酒罐。少女说没想到他会喝这种对伯爵这一层身份来说或许毫无品味可言的饮品,而岩窟王只是鼻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非常模棱两可。
「这玩意儿喝起来就像水一样,甚至会很难喝。」
「一个没到合法喝酒年龄的小鬼哪儿来的评价,虽然我很同意你说的话。别看我,我也不会给你喝的,请你守法。」
Master嘟哝了什么,大抵是一句轻微的抱怨,不全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她说得没错,泛着淡淡麦香的啤酒闻上去很诱人,喝起来却相当乏味,岩窟王想。酒精浓度低,没有刺激的烧灼感;又没有果香抚慰味蕾,虽然喝是喝了,完全无法尽兴,岩窟王索性把这淡然无味的饮料当做...

 

© 星屑の思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