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苏打

站内全部内容禁止转载‖
爬墙如风fo了没用‖
微博@毛切苏打水,头像@闇之亡民‖

もし、次に出会えることがあったなら
お前に何があったのか、聞かせてくれないか?

一只双箭头碰上之后的滑板车……伯爵咕哒子

这几天满脑子都是废料(

昨晚睡前想到的脑洞,懒得写成文直接这样发,姑且当做小零食吃吃就好

-

安徒生真是十分可爱,御主突然这么当面评价

被称赞的人没有肯定,但是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但是看上去很高兴,说着那小子又给我带了一壶咖啡过来,我请你喝一点,就真的给御主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借书结果不小心目睹全程的罗马尼表示安徒生先生还真是不抗拒这种赞美,可以说是有些不要脸了,结果被安徒生光炮轰出门

虽然就这个外表来讲“可爱”一词非常适用且恰当,但是伟大如安徒生被这样说多了果然还是会腻味,「现在的年轻人想象力太匮乏,要说赞美之词的话这种贫瘠的词汇量怎么能行,不可以,我要做个调查,说不定能成为新的一次人类观察实验,还能作为...

【fgo】有酒今朝醉(上)

伯爵咕哒子成分
-

复仇者先生哼着在Master听来非常陌生的小曲儿,晃动手里的啤酒罐。少女说没想到他会喝这种对伯爵这一层身份来说或许毫无品味可言的饮品,而岩窟王只是鼻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非常模棱两可。
「这玩意儿喝起来就像水一样,甚至会很难喝。」
「一个没到合法喝酒年龄的小鬼哪儿来的评价,虽然我很同意你说的话。别看我,我也不会给你喝的,请你守法。」
Master嘟哝了什么,大抵是一句轻微的抱怨,不全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她说得没错,泛着淡淡麦香的啤酒闻上去很诱人,喝起来却相当乏味,岩窟王想。酒精浓度低,没有刺激的烧灼感;又没有果香抚慰味蕾,虽然喝是喝了,完全无法尽兴,岩窟王索性把这淡然无味的饮料当做...

感谢芙啾咪芙😭😭😭😭
大家都来玩啊😭😭😭😭

第一死徒:

大家好,这里是一个 爱德蒙唐泰斯 攻向群

杂食向,BL、BG兼容,伯爵攻

(如果有姑娘觉膈应就不用来)

群号

343684208

大家一起愉快地玩耍吧!

【fgo】愚者汉斯

-

隔着带有咖啡香的空气,安徒生听见了两声轻叹。
“你们有意见的话可以放下我的书不看了,然后喝你们的咖啡,或者为了你们的san值离开这里。”
虽说如此,安徒生也并没有动起来将来客扫地出门,一是他放不下还在写的《美人鱼Ⅲ》的结局(盾兵女孩给他的死线快到了),二来他懒得动。玛修和岩窟王半小时前端来了鲜煮咖啡请他享用,安徒生忙着敲键盘,模糊不清哼唧一声算是应答,等他听见叹息声再次抬头,手边恭敬等着的褐色液体已经凉透,而来人都坐在书架前的懒人沙发看书,孝敬他的咖啡壶也被他们自己喝去一半。
“你们又在看哪篇?洗衣妇?锡兵?”
安徒生认得他们手里的是他本人写的童话集。他们就不能看看我别的作品吗,我的新作就在放童...

伯爵和伯爵唠唠嗑(……?)希望能明白我说了啥
不是cp向,也不要脑补成cp,拜托了
-
他问那个男人。
“痛快吗?”
“哈哈哈哈哈!!当然痛快,能亲手了结自己的仇恨,能有比这还要大快人心的事吗!”
他摇摇头,“事情没结束,我们都还没有做完。”
男人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那可不是我。我可是一心希望能做得彻彻底底的,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说到底你是个渴望得到拯救的懦弱的人,而我,要是可以让我取代你的位置,我绝对能够把复仇的初心贯彻到底。哈!不管是自我拯救还是别人对我的这一企图,说穿了都是和我相距千里的事,于我是不可能的,你有既定结局,我没有。”
他很吃惊地偏了头,一向有些嘶哑的声线也忍不住上扬了些:“你没有既定结...

本来只是想给twi那边画个头像结果画到中途开始掉san,老公怎么那么可爱
伯爵那个没有实装的脸红表情更适合水手时期的他(迫真) ​​​
没有什么比看到攻方脸红更让人爆炸的事情了【暴言】
(私心打个tag)

没有人产那我自己来
还没有听到CD,随便写写
-
“海黛,我的孩子,到我这儿来。”
被呼唤的少女凭空从他的头顶上方出现;她趴在他的肩头,葱白的指尖滑过男人线条硬朗的下巴,嗤嗤地笑。
“您又把我当做女儿叫唤了,伯爵大人。现在的您分明看上去和我年纪相差无几。”
“我的心早就和沧桑的看着没什么区别了,不过也就只有你能让我这颗枯竭的心再次年轻起来。”
岩窟王抚上那双小巧的手,海黛轻飘飘又浮在他跟前,任他揉乱了一头长发。
“伯爵大人您可比小孩子还淘气。”
“哈哈哈!现在的我可以无拘无束地享受快乐,不自觉就想放肆一些。”他屈起手指给海黛乱糟糟的卷发重新梳理一番,肌肉记忆保存了多年前的习惯,做起来他得心应手。
“现在的您还要辅...

天草的也改好了,bug不管了(……)
自己比较喜欢长发天草,这个美少年真好看啊……
p2把伯爵凑一块儿了,私心打个tag【……】

一些胡言乱语,一次无光和飞狗伯爵的尝试
-
这是哪里?
这是无光的世界,水手先生。生前抱憾的战士才会被圣女大人召唤至此,你需要找到种种碎片,拼凑出自己的记忆和人生,才能获得重生的机会。要说在哪里找,怎么找的话,就由我来引导你,你可以称呼我为引导者。
我可不曾记得我因为什么、是何时、在哪里死去——我可怜的父亲呢?梅尔塞苔丝也还在等我!
我并不比你知道得多,你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什么你会被圣女从“你的世界”破格召唤过来?不,也许是因为你和来到这里的其他人一样,灵魂是特别的。你的双眼闪着不愿就这样死去的光。
我不明白。不过只要我跟着你的引导就可以了吧?找回我的记忆就能回去了吗?
嗯,本应是这样没错。你还记得你的名...

之前写手问卷里的摸鱼,梅林的一段话,充满我流理解

-

“你说我喜欢罗马尼的哪个部分?嗯……一定要指出来的话那就是手了。你看过他的手吗?也是,他常常会戴着手套,所以一般人会看不到吧?那双手真的特别美。“梅林呷了一口苦荞茶,杯子飘出的水雾里那股焦香他很是中意,“当他一个人在医务室的时候,为了配药或者做医疗器具的消毒工作,他会换上消毒过的医用手套,这样方便些——你一定要抓住这一瞬间,不然机会就会溜走了——你看,因为长期戴手套,又宅在工作室里不怎么出门,罗马尼的手白得发脆,也不粗糙;能捧在手里抚摸他指尖的话绝对是一种享受。哎呀,不要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嘛。人类在欣赏美玉宝石的时候不也是靠触觉来感受...

还是改图,亲友问我有没有画彩蛋
于是加了,放一起重新发
所以请fgo和unlight赶紧联动【都说了不可能】

快睡着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胡言乱语,趁记得赶紧写下来……
-
“说吧,你想要复仇的吧!”
男人双手伸向藤丸的小臂,步步逼近,藤丸无法抬动被恐惧锁起来的双脚,看着男人眼眸里的那份疯狂一点点燃烧他的理智。
“你那位可怜的兄长!在异乡、甚至是那个他本不存在的时代战死的兄长,是你唯一的亲人,难道你不想为他复仇吗?你会的!”
魔咒般的话语撕开藤丸立花企图逃避伤痛的保护层,她捂住双耳尖叫:“我没有!!他是战死了没错,但是没有复仇的必要,敌人早就——”
“——早就被你们消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愚蠢的御主,请你再回想一下。那天本应出现在那里的是谁?”
藤丸睁大了眼。
“是你呀!你心血来潮和兄长交换了出任务的时间,所以当时的...

【fgo】白庄记事

楔子①

-依旧是捏造,新礼装的脑洞,没有cp向【划重点】
-咕哒的名字稍微改了改;有些部分捏他(——)的故事(嘘)
-角色属于型月,ooc属于我

门突然就被打开了,吓了一跳的客人差点没把手里的软帽和名片抖地上。
“进来吧,这位学生哥儿,”开门的天草四郎笑得慈眉善目,“先生说你大概是等不得,与其等你敲门不如直接开门让你进来比较好。”
学生打扮的客人更是吃惊得不敢抬脚进门:“咦?可是我既没有写信预约也没有登报求助——”
“如果你是有非常紧急的情况,我建议你完全信任我们,然后进来喝杯咖啡稍作冷静,说一说你的情况。”侦探社社长显然已经坐不住,叼着烟斗把小臂倚在天草的肩头,“时间很宝贵的,你说是吧,藤丸立香?...

试图在花架上搞水培蔬菜的医生和真·魔法少女

© 柠檬苏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