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苏打

站内全部内容禁止转载‖
爬墙如风fo了没用‖
微博@毛切苏打水,头像@闇之亡民‖

もし、次に出会えることがあったなら
お前に何があったのか、聞かせてくれないか?

【Unlight】日出

洋馆里没有布劳预想的那样乱成一团,除了应该还躺在房间里的引导者和战士们略显紧张的表情以外,一切如常。

不过也是,从月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察觉到引导者似乎状况不佳(虽然她总说并没有大问题),即使沃肯协助检查人偶是否在硬件和软件上出现问题,都找不出一个结果来。

人偶并无大碍,但她看起来快要睡死过去了。

威廉又给布劳送来了安神的茶水——一周前他便开始这么做了,在他看来布劳似乎因为引导者的异常而变得更忙更累。布劳接过茶杯道谢,嘬了一口:“她醒了吗?”

“应该没有……我敲过门了,也说了晚饭时间已经到了,但引导者没有应门。”

“哎呀。再怎么睡懒觉也应该有个限度。”

话是这么说,布劳却没有抱怨的意...

有机会的话,下次请告诉我你最后的故事吧

【Unlight】群山之歌

上一次ULO的小料内容,古鲁瓦尔多+威廉(无CP向)

 后续

-


死亡对你来说不是终点,而是另一种开始。它不是令你感到遗憾的事情,你的肉体死亡了,但灵魂却是永恒的。


1.

威廉·库鲁托醒来的时候,对于自己躺在一个从未见过的房间里这一点感到十分吃惊——因为在他昏迷之前,他记得自己是倒在山林深处的某棵树下才对。是被什么人救起来了吗……威廉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后脑勺,坐起来靠在了床头,这时正好房门被打开了。

“哦……醒了啊。”

一个身着灰黑色长袖衫的青年正单手托着一个木杯站在门口,浅灰色的头发被他用发胶固定成一个原本会稍显精神的发型,虽然他此...

【Unlight|古鲁瓦尔多】生命之歌

*古鲁瓦尔多2017生贺企划-疑惑/洛斐恩、玛尔菈

*AU;与R卡有关所以可能剧透;大量捏造


Don't you tell me what you think that I canbe

I'm the one at the sail

I'm the master of my sea, oh

The master of my sea, oh

I was broken from a young age

Taking my sulking to the masses

Write down my poems for the few

That looked at me...

【Unlight||2017古鲁瓦尔多生贺企划正式公开】


Happy birthday to Grunwald!!!

2017年古鲁瓦尔多生贺企划正式公开啦!!

企划地址在这里→☆☆☆

非常感谢各位的参与!!!!


(如企划页面内BGM链接无法打开或无法播放,可以搜索Save Rock and Roll-Fall Out Boy)

【Unlight|古鲁瓦尔多】洋馆人偶的废弃稿图书馆

一个想法,不一定对;可能一定不对

-


人偶把她的战士中唯一一位王子拉拽进屋子里,关好门,笑嘻嘻给他介绍了满桌的书。看,这些都是你的。

古鲁瓦尔多用鼻腔回答了她,翻看了两三页;他换了一本,又两页过去了;再随手摊开一本,他拎起来直接丢回桌面上,打了个呵欠。“它们都是我的回忆,我已经看腻了。”人偶歪头:“那也是你的。”古鲁瓦尔多像拎起那本书般把人偶提起离地面半条腿高,往沙发上一坐,人偶顺势被他横放在他大腿上,仿佛在撸一只会说人话的大猫。“我没有要丢弃它们的打算;我意思是我没有再特地去看的必要。”于是人偶开始讲,世上的名人大多有传记,它们大多不是当事人自己写的,后人热衷于为他们的...

#Unlight# 2017古鲁瓦尔多生贺图文企划“喜怒哀乐”开宣啦!!企划的详细规则和报名方式如图,企划网址仍在筹划中,相关的消息会在本博文不定时更新!欢迎各位报名参加!
企划主微博:毛切苏打水

毕业生

制服手头没有新连队的图也懒得找,干脆用的旧连队……摸鱼不怎么细化了

突然想起的脑洞但是懒得写成文了,留个档当小零食

喝醉酒的古鲁瓦尔多,呼噜呼噜昏睡的大灰猫 ​​​
大小姐说这人怎么赖在大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要不是绕道他正面看还以为他又像平时那样坐着打瞌睡而已

大小姐:他什么时候醉了的?
弗雷特里西:年轻人你这样可不行,装睡躲酒。
大小姐:教官您先回去餐厅继续喝您的,我在问威廉。
威廉:……正,正是这位先生在打败涡怪回来之后,和大家一起开的庆功酒会……据说殿下当时从头到尾一声不响,我还以为没喝,您不告诉我他在这儿我也还在找他呢

大小姐抓住古鲁的手试图把他拖去房间,理所当然的拖不动,威廉连忙接手:还是让我背回去吧,殿下对您来说太重了。临走前大小姐还对着两人背影说...

一些胡言乱语,一次无光和飞狗伯爵的尝试
-
这是哪里?
这是无光的世界,水手先生。生前抱憾的战士才会被圣女大人召唤至此,你需要找到种种碎片,拼凑出自己的记忆和人生,才能获得重生的机会。要说在哪里找,怎么找的话,就由我来引导你,你可以称呼我为引导者。
我可不曾记得我因为什么、是何时、在哪里死去——我可怜的父亲呢?梅尔塞苔丝也还在等我!
我并不比你知道得多,你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什么你会被圣女从“你的世界”破格召唤过来?不,也许是因为你和来到这里的其他人一样,灵魂是特别的。你的双眼闪着不愿就这样死去的光。
我不明白。不过只要我跟着你的引导就可以了吧?找回我的记忆就能回去了吗?
嗯,本应是这样没错。你还记得你的名...

【Unlight|杰多】喜阳植物

杰多&多人(主威廉、史普拉多)
非常我流的、对杰多的第一印象,杰多生日快乐!(格式明天再用pc调整了)
-
杰多没想到自己会跑来这个地方当做“避难所”用。
他十分不情愿地推开温室的门,一阵植物特有的清香和泥土潮湿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扑面而来——这和杰多跟随人偶搜寻任务点时在黑森林里闻到的腐臭味不一样,他贪婪地吸了一口气,反复做着吞咽的动作才跨过温室的门槛,轻手轻脚地往里走。
不知道这个时间那位橘发的军人在不在这里,杰多想。他并不讨厌那个总是皱着眉、但为人又十分温和的年轻军人,只是有些事情让杰多觉得自己不是很想——准确的说是不太敢和他直接交流。温室里没有什么声响,偶尔会听见外边传来的月光鸟的鸣叫声(那...

【Unlight|马库西玛斯】晨风

-虽然只是个片段,但是再不写可能感觉就要溜走了,又是那句:被作坊打脸也无所谓了

他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好像能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那是一种久违、熟悉而又陌生的触觉。他抬起手覆盖在左胸口,砰咚,砰咚。触摸到的回响真实到令他的肾上腺素开始猛增。这对他来说太过甜美了。
然后他又把颤抖的双手扶上喉咙,那一片柔软温热的皮肤包裹着的是活生生的肌肉,和冰冷坚硬的钢铁相比这要亲切多了。他张开嘴,靠生前的记忆——这个说法对现在的他来说有点奇怪,“生前”的定义是什么呢——拉动他的声带,湿润的气流从肺部涌出通过喉咙,发出了嘶哑的喊声。
“呵啊——”
他像个孩子一样咿呀学语,坐在棺材里头一声声叫喊着。最后终于顺畅地用属于...

© 柠檬苏打 | Powered by LOFTER